首 页  |  基地概况  |  科研队伍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研究生培养  |  基地简报  |  学术期刊  |  南亚文献资料库  |  办事指南  |  English  |
 
基地信息
南亚资讯
最新成果
研究生园地
公告栏
学者风采
 
 
 
讲座通知 尼泊尔与“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6月14日讲座通知2 “一带一路”:中国的能源合作倡议
6月14日讲座通知1 “一带一路”与中国世纪
讲座通知:尼泊尔驻华大使 “一带一路”:尼泊尔的前景展望
讲座通知 奥利博士 :变革之中的南亚地缘政治:印度在尼泊尔的影响及“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走廊背景下的新兴发展态势
讲座通知 拉玛教授:“中印海外移民新挑战”
讲座通知:摒弃零和思维,以“一带一路”实现南亚合作共赢
 
 
 
 
 
印度传统思想与环境伦理学的相互会通 欧东明
编辑:管理员 来源:《南亚研究季刊》10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0-12-31 阅读:2261
 

印度传统思想与环境伦理学的相互会通

欧东明*

[内容提要]印度自古以来的宗教信仰、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都无不体现出一种既出自纯朴天性、又基于深邃哲理的对自然的敬重与爱护,而这一传统在当代印度的几种环保理论中依然富有生机。印度文化对于自然生态的独特的情感、良知和保护实践,对今天的环境伦理具有重要的构建作用。

[关键词]印度;环保主义;婆罗门教模式;瑜伽环保主义

   [中图分类号]   B82-058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41508201003

 

 

印度大部分国土属内陆性气候,其生产生活自古以来都紧密地依赖土地的馈赠。从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可以看出,古印度人民的生产活动、社会交往、思想感情和精神生活,都是与自然世界紧密相连、不可分离的。印度人民与生俱来的生活方式,广泛地体现了对大自然的依恋与热爱。印度的宗教与哲学,也多半不是宫廷与学院中构造出来的抽象理论,而是在深邃的森林和寂静的雪山中体悟出的思想。印度人自古以来对土地具有一种虔诚的依恋与敬重,并具体表现到对“大地母亲”的崇拜。印度壮丽的河山曾唤起历代无数的圣哲、歌人和游方僧徒步走过印度众多的神山圣水。印度人民所呼唤的“印度母亲”确有其真切的生活体验之根,而印度的土地亦是其宗教与文明的最终土壤。在商业文明风靡全球的今天,印度人特有的对于自然环境的态度和思想可谓孤明先发,对今天的环境伦理建设应将起到必不可少的借鉴作用。本文打算对印度传统上关于自然的态度及其在今天的回响作一概观,进而就印度传统思想与今日环境伦理学的相互会通作初步探析。

一、      印度传统文化对自然的一般态度

从远古以来,印度传统文化一直很重视环境保护,洞察到人类文明是与自然的恩惠紧密相联的。在《梨俱吠陀》(Rig Veda)中,有一首歌颂大森林的诗歌,就是人与自然共生存的见证,充分体现了有史以来印度人热爱森林的特点。[①] 印度最早持万物有灵论观点的部落教徒们,将树木、森林及群山视为精神或精神的寄托。雅利安人的梵文化传统突出地崇拜拟人化的自然事物——日神、风神、树神、火神、海神、雪山之神等等。从很早以来,喜玛拉雅山一直被视为神的象征。许多与喜马拉雅山有关的神殿和圣地,以可见的方式形象地描述出有关印度教众神的神话和传说中众多的自然宝藏。其中最重要的神殿是位于克什米尔雪山以上高处的阿马纳特(Amarnath)洞穴,洞中的冰石笋被视为印度教主神之一湿婆的象征,其尺寸随月亮的盈亏而增减。在印度,榕树被当作敬献给印度教另一主神毗湿奴(Vishnu)的贡品。榕树具有寿命长以及从枝杈生根的特点,它是不朽的象征。菩提树也被作为印度敬献用的贡品。佛祖释迦牟尼曾在敬献的菩提树(Bodhi)下接受数论派学者的传授,以后又在其下证悟得道。印度的莲花被视为天神的基座,从至高神毗湿奴心中跳出的荷花是婆罗门的宝座,倒置的荷花也是许多伊斯兰教堂的圆屋顶的形状。[②]

印度文化对动物及所有生物的尊重与保护,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极为突出的。从古到今,印度梵文社会都禁止屠杀奶牛,不仅因为奶牛在土地所有制经济中是很有价值的资产,而且因为它的温顺宽厚的性格深得印度人民的亲近。许多其它动物和鸟类也被崇敬为神和女神的使者——驼背的公牛兰地(Nandi)是湿婆神的座骑,他的夫人女神杜尔迦(Durga)骑在一只虎上;知识女神沙拉丝瓦笛(Saraswati)在天鹅背上漂浮,蓝孔雀载着战神卡尔提可亚(Kartikeya),甚至老鼠也是为人喜爱的大象头嘎勒司哈(Ganesha)的底座。猴子同时被视为毗湿奴的化身哈奴曼的后代和史诗中的英雄罗摩的继承人。蛇是湿婆神的伴物,神话中的七头蛇将其头部展开以保护尊主毗湿奴(Lord Vishnu)。

印度人也崇拜河流给予生命的力量。根据传说中的记载,河流是格那嘎(Gnaga)神为替国王巴格尔拉特赎罪受苦行而下凡来到地球。在众多的河流中,恒河是印度教的圣河,它的字义为“从天堂而来”。在印度神话中有这样的传说:由于仙人的祈求,恒河水从身处天堂的毗湿奴的脚下泻出,经过湿婆神的头顶盘旋一千年,减消了它狂暴的冲力,缓慢地流到人间滋养大地和人民。恒河水流到了靠近阿拉卡南达的两个神圣的城市,标志着神下凡来到平原。据说,浸泡在瓦腊纳西山脉处的最神圣的河段中沐浴,可以洗掉周身的罪孽,这对所有印度教徒来说是必做的一件事。印度教徒的人生最大愿望之一,就是生前去恒河沐浴,死后在恒河边火化,骨灰被抛入河里,归向神的永恒的怀抱。还有许多类似的传说与所有主要的河流都有关联。[③]

印度自古以来所盛行的各种宗教信仰与习俗,深深地引导着人们对环境的态度。对于正统的印度教徒来说,素食、梵行和不害(非暴力)历来都是他们实现解脱的五修行之一。这一信条也充分地体现在其他教派的诫命之中,印度耆那教徒、佛教徒和大部分印度教徒们主张对所有生灵不使用暴力(不伤害生命)。直到今日,耆那教的修道士及修女走路时还要扫地,并用薄纱织物制成的面纱挡住嘴巴,以防无意中践踏或吸入微小生灵。今天,基于其源远流长的宗教传统,印度存在着一大批引人注目的素食主义者。印度宗教传统广泛包容的整体主义特点,它的非暴力伦理,以及它的崇尚简朴的生活方式,不但与今天日益兴起的生态保护主义形成了理论上的相互会通和呼应,而且在日常实践的层面上,还具有一种内在而切实地引导人们的生活风尚的宝贵效能。

二、印度传统模式的环保主义思想

西方亚士里多德传统的伦理学具有人类中心主义的取向,它无视动物与其他生命的权利,无视天、地、万物本身的自然权利,更未曾顾及生态整体的和谐共荣。这一特征是西方近代以来外向进取精神的渊源之一,它亦协同造成了工业时代的环境问题。但另一方面,西方传统自身同时也具有消解其人类中心倾向的机制,而且当代的生态伦理运动首先就产生于西方,环境保护主义(environmentalism)也首先起源于美国。由蕾切尔·卡森的《寂静的春天》肇始,中经林恩·怀特的《我们时代生态危机的历史根源》、罗德里克·纳什的《荒野与美国思想》、里·泰勒的(尊重大自然》等,进至G·德申思与B·德韦尔的《深层生态学运动》、W.福克斯的(超越个人的生态学》、J.卡利柯特的《环境伦理学》)等,不仅产生了一门新兴的环境伦理学,而且也催发了一场持续而广泛的环保主义运动。[④]

当美国人只是由于其壮丽的荒野的丧失而悲叹时,印度人则在1984年遇到了由对环境的不负责任所招致的对人类生活的直接威胁。在此之前只是大略地听说过美国环保运动的印度,突然变成了一片人民环保行动的热土。印度当代的环保主义肇始于1984年的玻帕尔(Bhopal)灾难[⑤],这次灾难使数千人致死,并持续地伤害着数以百万计的人。从这场灾难以后,印度相继成立了一系列环保机构和组织。其中重要的有:新德里的科学与环境中心、阿梅达巴的环境教育中心、甘地和平基金会、农村发展与适当技术中心等,它们各自都为印度的环境保护作出了许多有效的努力。在美国,环保的呼声先发于科学家与社会活动家,而神学家只是后来才加入其中。与之不同,在印度,从环保活动的最初开始,就已在借重与寻求传统宗教良知的支持。在此,我们就对印度近些年来从传统角度对环境问题进行的研究和讨论作一概观。

婆罗门教模式Brahminical models)。印度现有一批思想家、活动家和作家,致力于对印度古代宗教文本与传统作出再探索,以图在其中获得可转换成有用的环保主张的关于自然与土地的洞见。这类研究中一本较早的著作,出自卫·德韦吠德与B·N·梯瓦里的《环境危机与印度宗教》,它从吠陀、法书和史诗经典中征引了大量的文献,以确证大自然在印度作为生命进程的中心地位。由Marta Vanucci所写的《吠陀的生态学解读》,也选取同一路径,从梨俱吠陀和阿婆吠陀中征引一系列用以唤起环保论题的段落。印度大量的来自自然的神祗,使得人们比较容易从事这项工作。

大量的吠陀颂诗敬拜土地与水,吁求保护与光耀这一自然世界的基本构成成分。一首梨俱吠陀中广为人知的颂诗《原人歌》[⑥],主张一种宇宙与人类之间的连续性,声称诸神、诸天(heavens)和大地本身都是产生于原初的人。后来的许多婆罗门经书,都主张树林应得到保护、水流不应该受到污染。

迄今这方面内容最为丰富的著作,当推班瓦里(Banwari)的《印度环境之路》。该书把印度的森林文化当作切合于次大陆生活的生态模式来加以考察。作者首先概述大自然在印度哲学和宗教传统中的意义,继而表明本土的价值与观念如何决定性地支持了一种生态学的世界观。作者指出,对自然神的崇拜能够把人们引向对于精神的高出于物质的重视,从而减缓已开始败坏印度生活的过度消费的势头。作者提到神话之树、魔法森林,说到印度古代城市与乡镇对森林与树木的关怀,并把偏远的森林礼赞为“远离战争的土地”、隐修士与沉思者的树林。在该书结束部分,作者用自然界的循环周期来解释印度的神圣节期,并讨论了树木的治疗与药物效力,而后力倡广植森林。这本书最显著的贡献,在于它对森林在印度历史中的重要性的精细探讨,以及关于古代与当代世界之间连续性的认识。

后甘地模式Post-Gandhian Models)。梵达娜·室瓦的《妇女·生态学与发展》一书,是揭开世界环保理论的新篇之作。该书承认积存于印度人心理深处的本土环保主义思想资源,但提出了一条对印度环境问题的更为政治性的和实用的应对之路。在批评西方的“男性发展”模式之际,她把现代的女权观点与传统印度关于女性力量的见解结合了起来。她认为,受到技术强化的现代消费模式破坏了传统的农业生活并撕裂了男性与女性的耦合整体,而自然与妇女变成了被动的对象,只是为了孤独的男性的无止境的欲望而被使用与开发。她还批评了对种子技术的支配和破坏生态系统的无机肥料的广泛使用。作者进而提出,由健康与生态的危机可以见出,通常预设的男性向整个世界(包括种子与妇女的身体)进取的能力是成问题的,而洞见到在心灵与身体、人类与自然之间并没有一种分离,这一直都是生态运动的主要贡献。通过吸取传统印度的文化价值和后现代主义对于过度发展模式的批评,室瓦倡导一种人类与其环境相整合的、有机的观念。

瑜伽环保主义Yogic Environmentalism)。瑜伽是几乎所有的印度宗教传统所运用的一种精神修行法门,在它的原理中,至少包括了几种能以增进环保意识的思想资源。与吠檀多和印度其他学派声称世界仅是一种幻象形成对照,瑜伽思想肯定了自然世界的实在性。它列举了几种增进人们关于身体和在宇宙中的定向意识的默想形式:

由对太阳的默想生起对世界的知识;

由对月亮的默想生起星辰秩序的知识,

由对北极星的默想生起运动的知识,

由对人体能量之轮(cakra[⑦]的默想生起身体秩序的知识。

(瑜伽经 3.2629

这些能力产生于对生理姿势与呼吸的控制,通过对身体的控制,可以强化人与自然世界相关性的证悟。瑜伽修炼使人的感官得到升华,从而易于获得有关身体与四大元素(地、水、火、风)相关联的经验和对于天体运动的经验。此外,瑜伽提出了一套与环保主义规范相一致的伦理原则:通过非暴力,使对动物的伤害减至最低;通过非占有,人们只消耗最少量的生活必需品;通过洁净,人们对污染常存戒备和防范。瑜伽的终极目标中含有更高级意识的培养,在环保主义的眼界中,这可被视为超越于消费性、物质性的操劳之上的、对生态体系无害的一种机能。

部分由于其摆脱了种姓制的若干强制或某种特定的神学背景,瑜伽可谓是印度的一项最大的文化输出。在印度国内外,瑜伽技艺一直都为印度教徒、耆那教徒、佛教徒、(伊斯兰教的)苏菲派等所运用。在环保的良知需要人们具有一种身体与物理世界相关联的体认这一意义上,瑜伽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大有潜能的、非意识形态性的认知工具。瑜伽生活方式的基本规范,包含了对健康、锻炼、素食主义和非暴力的强调,而这些都与当今环境伦理学的核心原则不谋而合。

三、印度传统思想对于环境伦理建设具有的意义

今天,源自西方的环境伦理学致力于考问近代以来机械僵化的世界观和工业时代“拜物教”式的生活态度,重建生态时代有机整体的世界观,并同时倡导一种智慧、健全的生活态度。它以一种非人类中心的、顾及整个生态系统的整体和谐的视野取代了传统伦理学关于人类价值特权的预设,并把人的道德义务扩大到人际之外的人与动物、人与生态、人与整个自然之间的关系中,因而,它不是原有道德立场的一种简单的扩张,而是在道德立场和生活态度上的一场转型。对于当今正处于构建中的环境伦理学而言,印度传统思想既与之遥相呼应,也有某些方面属于孤明先发,具有其不可替代的启发意义和组建作用。

首先,印度传统思想中的生命尊严观,与今日环境伦理学的根本旨趣是遥相呼应的。无论是在佛教中还是在印度教中,承认每个人和每一生命的权利与尊严,提倡非暴力(不害)、戒绝杀生,都是自古不变的信条。坚持素食、非暴力等生活原则,这不仅是出于单纯的恻隐之心,还更是因为认识到了每一生命本身都具有独一无二的内在价值,而只有在这一思想水平上,当代环境伦理学所倡导的动物权利论、生态中心论和环境保护目标,才能够赢得坚实的思想基础,从而得到有效的保障和施行。环境伦理学不应成为纸上谈兵,而偶然的情绪发动、审美情操或利益动机,都不能保证新的环境伦理学原则的建立以至施行。在这个意义上,印度的既出自切身的直观又富于思想深度的生命尊严观,对环境伦理学就具有一种基础性的构建作用。

其次,印度思想的整体性、包容性特征,与环境伦理学的基本思想前提是相互会通的。无论是印度教中因陀罗网的比喻和湿婆之舞的象征,还是印度佛教关于“性空缘起”的妙义,都深刻地洞察到了宇宙中万事万物之间内在的联系和因果循环的实相。而关于这种整体观的最深刻表达,应属印度佛教的缘起论。缘起论是佛教立教与转法的轴心之一,它的含义大致是指:世间一切现象,都是由诸种相依相待的条件相互成就和合而生,而不是孤立、常住地存在着。构成世间万象的诸元是一个无别而有间的整体,而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要比各自分离的部分和要素更为优先,一切现象的存在都根植于这种“澄然中道”的关系性缘起。这一缘起观所揭示的,是一个关系优先而非实体优先的、众生与万法同体共生的统一整体。人与自然、人与其他生命、人与各个生态环节之间具有一种相互成就、相互维持和相互构成的关系,因而自然对象的破坏,必定也要引发人类生活的某种败坏。尤其对于佛教的慈悲教义而言,由于这一内在的联系,人与天地万物最终就完全同处于一个荣辱与共、唇齿相依的统一体中。在这一思想识度的引导下,人对自然和其他生物就必然怀抱一种友爱和救护的态度,从而自发地节制对自然的掠夺与破坏。

而在现代生态学中,整体性也被看作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特征,它主要表现为生态系统的各种因素普遍联系和相互作用,以及整体的、关系性的功能高于局部的功能。生态学揭示了物种的多样性、丰富性和相互共生对于生态系统稳定性的意义,并据此提倡生命形态和人类文化形态的多样性,倡导生态平等主义的准则。就生态的范围而言,整个地球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原则上无价值中心的整体,必须坚持从整体性的角度理解和认识世界,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今天的生态环境问题。生态学以经验实证的方式印证了有关诸法缘起共生的整体论洞见,并在关于生态的伦理原则方面与印度传统思想的主张殊途同归。

第三,印度传统中的内向收敛、简朴节制的生活风尚,也是与环境伦理学所主张的生活方式相吻合的。至少对于今天的某些地区和某些社会群体而言,不能不说已出现了生产过剩和消费过度的问题。而人类不知餍足地片面追逐经济指标和物质利益,已然构成了环境危机的一大动因。印度传统对生活价值的独特认识,它对于灵性、沉思、精神生活的偏重,对于今日茫然无度地向外追逐物利与消费的热潮,无疑是一副必要而又有效的镇静剂。而使人们形成和保持一种既健全明智又有利于环境的生活习惯与生产方式,将会对日益严重的环境危机起到一种釜底抽薪的功效。

结语

如果说自然科学总是要趋附进步的潮流,那么人文科学还需要不断地借重古老的智慧。在这个充满偶然与悖谬的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一种必然性保证环保伦理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得到遵守,除非有某种类似绝对命令”的东西来加以保证,而绝对命令要不流于空洞的形式,又必须依赖人们对于道德规范的源本而切己的体认。就此而言,环保伦理的有效建立和成功推行,最终还不得不有赖于全社会的关乎生命的灵性与良知,还必须奠基于人们对于终极存在的某种体验和领悟,要以人们关于世界的总的理解和对于生活的终极关切为条件。可以说,印度传统思想至少为环保伦理提供了一套不可或缺的宗教和“形而上”的基础性资源,而这对于我们今天营建一种环保主义的社会文化无疑具有宝贵的借鉴与利用价值。

 



*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

[] 参见金克木(选译):《印度古诗选》,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第27页。

[]  A.L.巴沙姆主编:《印度文化史》,闵光沛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第469页。

[] 刘安武:“关于印度恒河的神话”,《南亚研究》,1981年第34期合刊,第108页。

[] 雷毅:“深层生态学论纲”,载于徐嵩龄主编:《环境伦理学进展》,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71-121页。

[] 这里指的是1984年在印度化学工业基地玻帕尔所发生的巨毒农药原料泄漏事故。这次毒物泄漏使数千人致死,且其毒性还长期、持续地影响与威胁着当地的生态与人民生活。

[] Aus den Veden von Walter Ruben: Beginn der Phielosophie in Indien, unveränderte Auflage, Akademie-Verlag, Berlin, 1956, S.23.

[] 印度瑜伽生理学概念。印度古典瑜伽认为,人体中包含着七个能量中心(或称心灵光辉的“七轮”):底轮、脐轮、腹轮、心轮、喉轮、额轮(眉间轮)与顶轮。它们虽然层次高低不同、分工各异,但又构成一个以最高灵性枢纽即“顶轮”为中心的整体。

1   1   首页| 前页| 下页| 尾页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向上
 
欢迎您!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网站 版权所有(蜀ICP备06014239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九眼桥四川大学文科楼五楼
邮编:610064 电话:8628-85412638
电子邮件:nanyasuo@163.com 投稿邮箱:nystougao@163.com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天府星空    
技术支持:天府星空 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