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基地概况  |  科研队伍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研究生培养  |  基地简报  |  学术期刊  |  南亚文献资料库  |  办事指南  |  English  |
 
基地信息
南亚资讯
最新成果
研究生园地
公告栏
学者风采
 
 
 
7月12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从印度视角观察印度洋海上安全问题”
7月11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印度海洋战略及其对中印合作的影响"
讲座通知 尼泊尔与“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6月14日讲座通知2 “一带一路”:中国的能源合作倡议
6月14日讲座通知1 “一带一路”与中国世纪
讲座通知:尼泊尔驻华大使 “一带一路”:尼泊尔的前景展望
讲座通知 奥利博士 :变革之中的南亚地缘政治:印度在尼泊尔的影响及“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走廊背景下的新兴发展态势
 
 
 
 
 
印美关系与奥巴马政府的南亚政策 张力
编辑:管理员 来源:《南亚研究季刊》 发布时间:2010-09-21 阅读:2595
原文刊载于2010年第2期《南亚研究季刊》
 
 

印美关系与奥巴马政府的南亚政策

** 

[内容提要] 奥巴马上台执政已逾一年,美国民主党政府的对外政策基调逐渐明朗。作为美国南亚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印美关系涉及到不同层面与广泛领域,反映了双方各自的利益关切、战略考虑与外交取向。从不同角度看,奥巴马执政以来印美在发展双边关系、反恐、地区安全、反扩散等方面的接触与互动既体现了在此前布什政府时期印美关系升温基础上的调整与磨合,也突显了某些新的问题和不确定因素。

[关键词] 印美关系;奥巴马政府;南亚政策

[中图分类号]  D871.22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41508201002

 

印美深化战略关系是印美双方在美国小布什政府任内取得的一项重大外交进展,尤其是美印启动民用核能合作标志着双边关系发展的里程碑。随着2009年初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上台执政,印美关系何去何从,其发展趋势与性质一直受到关注。奥巴马执政至今已逾一年,其政府的南亚政策日趋明朗,印美之间展开的外交互动也突出反映了各自关切的问题与利益考虑。印美关系涉及广泛层面与不同领域,对奥巴马政府执政后印美关系的考察有助于理解美印双方的政策取向与利益关联。从总体上看,这一时期的印美关系既是在前阶段基础上的调整与磨合,也反映出双方的利益共同点与战略矛盾。

一、印度的担心:印美关系倒退吗

与小布什时期美国极力推动印美战略关系相比,奥巴马执政带给印度的则是悬念甚至不好兆头。从奥巴马上台开始,确有不少迹象让印度感到不安。首先,至少在奥巴马执政初一段时期内,印度显然未被列入美国的外交日程表;奥巴马多次提及解决克什米尔问题;美政府官员放风要求印度签署反扩散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条约;美国为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而推动的“阿富巴”新战略将印度与巴基斯坦、阿富汗一视同仁。印度对奥巴马政府的不满还包括: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上任不久便访问中国、印尼等国,印度不在出访目的地之中。副总统拜登一反美国领导人访问南亚的惯例,只访问伊斯兰堡而不访问新德里。奥巴马就职后访问埃及时对穆斯林世界发表讲话,不提拥有世界第二大穆斯林人口的印度。并且,奥巴马宣布要处罚向印度转让外包业务的美国公司也被印度视为不祥之兆。更重要的是,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和印美军事合作是小布什任内印美两国在战略层面取得的最显著成果,民用核协议几经周折才得以生效,但奥巴马政府有可能因强调国际核不扩散义务而拖延甚至中止《123协议》的实施。对此担心并非空穴来风,美国主导的G-8峰会曾发表反扩散声明,印度舆论将其解读为美国欲对印施加更大压力,迫使印度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条约。[1]

在印度舆论看来,奥巴马政府对印度缺乏重视似有多种理由。如:印度并不对美国构成威胁,印度是恐怖主义的受害国而非支恐国家;印度未签署反扩散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条约,但反对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印度经济无论从正反两方面均不足以影响美国经济;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区热点问题上,印度并未与美国开展军事合作,也不起明显作用。总之,由于印度与美国直接关切的重大问题缺少关联,奥巴马政府似乎没有必要急于处理美印关系。对印美关系是否发生波动甚至倒退也有不少猜测,甚至有分析称小布什时期的印美蜜月将随着奥巴马执政而彻底终结,印美关系将步入另一轨道。认为奥巴马当政后印美关系前景堪忧的看法,至少延续到美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访印。

二、印美高层互动与战略接触

美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097月访问印度。访印期间,美印签署包括“终端用户监督协定”等三项重要双边协议。希拉里的访问打破历来美国政要仅与政府高层会晤的传统套路,在孟买高调会见印企业界领导人,极力展示公众外交形象。她表示印美缔结“终端用户监督”协议是美政府允许美国公司与印度开展业务的前提条件,将有助于推动印美军备贸易。印度此时正计划从美国购买126架多功能战斗机,多家美国公司(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等)表现出极大兴趣。因此希拉里的这番讲话具有针对性。她明确表示,奥巴马政府将尽快实施《123协议》,部分消除了印度对美国中止印美民用核合作的担忧。印度政府也宣布在安得拉、古吉拉特两邦为美国公司建立核能发电设施基地。此外,印美双方宣布加强在教育与农业领域的合作。从总体上看,希拉里访印有助于消除印国内舆论对印美关系出现停顿甚至倒退的担心。

其实在希拉里·克林顿访印之前,印度虽然未被纳入美领导人首次出访的国家名单,美国会内部并不乏有影响的声音呼吁加强美印战略伙伴关系。2009226,前克林顿政府南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卡尔·英德尔弗斯(Karl Inderfurth)在美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提出深化美印战略伙伴关系的七点建议,包括加强双边战略关系、共同应对地区挑战、发掘合作经济潜力、扩大核能合作、支持印度“入常”诉求、推进合作性三边关系和大胆设计两国关系的未来。也有美国会议员(Gary L. Ackerman)提议启动一项一年举行多次的美印高级别战略对话,以增进相互对各自战略的理解。印美在希拉里访印前已商定2010年将在华盛顿举行印美首轮年度战略对话。[3]200999日,美南亚与中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罗伯特·布莱克(Robert O. Blake)在评论奥巴马政府的南亚政策时表示:新启动的美印战略对话将拓展合作的范围,其中包括五大支柱领域:(一)战略合作;(二)科技、健康与创新;(三)能源与气候变化;(四)教育与发展;(五)经贸与农业。他称,这些领域可供美印进一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

作为印度战略关系的重要一环,印美军事交流继续保持动力。希拉里访印后不久,印度陆军总参谋长卡普尔访问美国,参观了包括美中央军区司令部在内的多处美国军事训练机构和作战指挥中心,并会晤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Mike Mullen)、美陆军总参谋长卡塞(George Casey)和美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等高官,讨论话题包括美国的“阿富巴战略”、印美联合军演、双边军官互访和军备贸易等。军方高层访问体现了印美重视在防务与安全领域的合作。印度分析认为,鉴于当前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境内的反恐态势,印度周边地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趋势以及其他的全球性安全挑战,印美双方均意识到协调各自战略防务、建立机制性合作以应对共同威胁已成为一项当务之急。印美强化防务合作有进一步加强的趋势。在代号“战争准备-09Yudh Abhyas 09)的印美联合军演(2009101219日)期间,美国动用了除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外最大数量的先进“斯瑞克”装甲车。印美扩大军事与防务合作还计划包括人道主义救援、救灾和海上安全等方面,并共同强调加强在保卫重要海上通道及打击海盗等方面的合作。此外,美军工企业对印度防务市场的兴趣也不断提高。

作为2009年印美关系中的大事,印总理曼·辛格11月的访美和辛格-奥巴马峰会对两国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奥巴马在欢迎来访的新闻发布会上两次称:“美印关系将成为21世纪起决定性作用的关系之一”。 [4]他对辛格表示,美印两国作为有核国家,将共同阻止核武器扩散,建立一个无核化的世界。外界注意到,这是美国领导人首次当众称印度是一个有核国家。美国领导人强调印度作为一个事实核国家的合法性,其象征意义显而易见。奥巴马与辛格也提出将尽快完全实施体现民用核能合作的《123协议》。在辛格访美前夕,印美关于核燃料再处理协议的谈判已接近尾声。并且,印美宣布扩大双方在农业和教育领域的合作,并宣布一项为扩大印美教育交流的“奥巴马-辛格倡议”。文件专门强调,这些举措具有显著的战略意义,旨在深化两国之间的长远战略伙伴关系。此外,印美协商签署《反恐合作倡议》也是引起外界广泛关注的一项重要进展。但也有观点认为辛格访美乏善可陈,象征意义多于实质性内容,成果缺少引人注目的亮点。尤其是与他2005年访美期间印美签署民用核能合作协议草案相比,此次印美联合声明所涉问题“意义不大”。 [5]还有印度分析家将印美峰会概括为“3Ps”,即老生常谈(Platitude)、满怀期望(Promising)和奥巴马风格的盛情款待(Partying style),一切寄希望于将来,甚至更糟的是如同施舍,而缺少实质性内容。[6]

从总体上看,自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通过高层互动与双边战略接触,印美保持并推动战略合作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一)强化反恐合作。在辛格访美之前,印美已举行多轮涉及反恐合作的双边安全对话。作为一项酝酿已久的计划,印美在辛格访美期间签署了《反恐合作倡议》The Counterterrorism Co-operation Initiative印美峰会也表示将继续在反恐领域开展合作。联合声明中强调:国际恐怖主义已对两国、地区及全球的安全构成共同的威胁,印美两国必须扩大合作以共同应对双方及全球共同面对的战略挑战。奥-辛会晤以及会晤前后双方根据协商采取的互动举措,显示了美印反恐合作关系的连续性。联合声明称,美印反恐伙伴关系在较短时期内已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并作为《反恐合作倡议》的组成成分,双方承诺在增强协同努力、有效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捍卫两国共享的理念和价值观,在反恐问题上增强全球共识与执法机制。[7]并且,《反恐合作倡议》增强了印美反恐联合工作组的职能。值得一提的是,200811月孟买恐怖袭击发生后,印美两国的反恐合作明显增强,分享反恐情报尤其明显。例如对赫德利(David Headley)和拉纳(Tahawwur Hussain Rana)涉嫌参与恐怖主义袭击一案的审理即是美印反恐合作的重要一例。[8]

(二)推动国际反扩散努力。出于各种复杂考虑,并且尽管双方存在利益矛盾,美国将印度视为推动国际核不扩散努力的重要伙伴。在反扩散问题上,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印度重申将单方面、自愿中止核试爆,美国则重申中止核试验和承诺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尽早付诸实施。两国领导人同意定期举行磋商并争取尽快启动谈判,以便签署一项多边、非歧视性、国际范围可验证的削减核裂变物质条约。辛格与奥巴马在会晤时均表示对将于20104月召开的国际核安全峰会保持信心,共同致力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导弹相关技术的扩散,寻求全球范围内的核安全。

(三)南亚地区安全。南亚地区安全是印美领导人关注的另一重点。印美均表示,增强南亚地区、尤其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安全与稳定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自“911”事件后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以来,美国和印度均向阿富汗提供数量可观的发展援助,奥巴马和辛格赞同加强国际援助国家之间的协调,使援助阿富汗的效果达到最大化。另一方面,尽管美国在处理印巴关系时刻意表现低调,但美国强调缓解印巴冲突、印巴早日恢复和平进程与其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密切相关。如奥巴马对辛格明确表示,美国不寻求从外部解决印巴之间的冲突,但与此同时,美国将尽其所能确保巴基斯坦和印度感到安全,满足两国人民的需求。[9]事实上,从200811月孟买袭击事件以来的印巴有限接触中也能看到美国在幕后的推动作用。

(四)加强双边防务合作。防务合作是印美战略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不断得到加强。美国目前已成为印度最大双边军演伙伴国家,近年来已举行各类大小联合军演数十次之多,尤其是颇具规模的“准备战争-09”联合陆上军演声势逼人。奥巴马在印美峰会时表示,美国的先进军事装备和技术将继续为印度的军事现代化作出重大贡献。双方并认为印美新近签署的《终端用户监督协定》将为印度发展军事现代化提供重要动力。[10]印美并于200911月初在新德里举行防务政策小组会晤,双方提出强化在人道主义救援、海上安全、情报分享等互惠性防务合作。印美也共同强调加强在保卫重要海上通道和反海盗行动方面的合作。此外,美军工企业对印度防务市场的兴趣也不断提高。

(五)开展非传统安全合作。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印美两国领导人表示将共同应对各类全球性挑战。作为加强非传统安全合作的具体体现,印美“全球问题论坛”于2009115日在新德里召开,关注焦点为印美两国如何通过地区、国际及多边合作来共同应对跨国界挑战与威胁,从而建立可靠的全球性合作伙伴关系。该论坛旨在探讨强化双边安全合作的具体可行方式,内容包括改善医疗健康、提高粮食安全、提供住房与教育、水资源管理、法制与人权保障、环境保护及灾害控制等。

(六)提升经贸领域的合作。经贸合作对印美关系的发展继续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印度目前位列美国最大的15个主要贸易伙伴。印度政府的数据显示,2008-2009财政年度美国向印度的国外直接投资总额为18亿美元,增长率接近66%。重要的是,该指标是在国际经济危机和国际外包市场极度萎缩的情况下达到的。另据印度工业联合会(CII)的最新统计,今后6年内,印美服务业贸易有可能从目前的600亿美元增加到1500亿美元。即使适逢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印美服务业贸易的快速增长保持相对稳定。只要美国内的服务业需求继续增长,以及美国公司的外包需求持续增长,印度有望获得更大的服务业市场。印美在强调发展双边经贸关系的同时,也提出扩大在农业领域的合作。印美两国在2009年共同发起的“知识经济倡议”则注重高科技合作与投资人力资源。此外,美国内庞大的美籍印度人社团对加强印美关系发挥的影响不可低估。

三、印美深化战略关系面对的问题

尽管印美战略关系继续保持动力,但难以掩盖双方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这种不和谐甚至反映在印美高层接触中。这些问题包括印度在阿富汗局势中的角色承担、印巴紧张关系、反扩散问题以及似乎无法回避的“中国因素”等。

(一)阿富汗局势与印度的作用评估

阿富汗局势也是印美共同关注的要点。自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以来,印度一直是阿富汗重建的主要参与国之一,发挥了重要作用。至2009年底止,印度已投入近7.5亿美元,成为阿富汗的第六大双边援助伙伴国家,参与了许多重建与援助项目,包括公路设施、电信、电力传输、阿国家民航恢复、阿新议会大厦修建等。印度意识到,阿富汗的持续战乱与不稳定势必影响印度的长治久安,因此积极赞同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实施的“非塔利班化”举措。印度在阿富汗重建过程中的作用也得到美国的赞赏。但印度并不喜欢奥巴马在恢复阿富汗秩序和打击巴领土上的恐怖主义的问题上强调采取地区性战略,对“阿富巴”战略的地区性效果忧心忡忡。[11]

印度参与阿富汗重建、介入阿富汗事务有明显的战略利益考虑。阿富汗长期以来一直是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利益角斗场。随着“反恐战争”的展开,印度力图扩大对阿政局的影响,以便在美国及北约将来撤离后晋身成为阿局势的主导者。与之相比,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的政治影响因“反恐战争”和塔利班政权遭推翻而大大弱化,但重新夺回阿富汗这一地缘战略纵深仍是巴基斯坦的重要战略目标,巴基斯坦甚至将此作为继续支持反恐的条件,要求美国对印度施压。美国为确保巴的反恐支持,通过不同方式向印度传达信息,并将平衡印巴在阿的利益视为改善该地区稳定的重要条件。驻阿美军司令最近曾警告说:“印度在阿富汗的政治和经济影响正不断增长,包括重大发展项目和金融投资。并且伊斯兰堡认为目前的阿富汗政府是亲印度的。尽管印度(在阿富汗)的活动很大程度上对阿富汗人民有利,但印度增强在阿富汗的影响可能导致地区局势进一步紧张,并刺激巴基斯坦在阿富汗或印度采取反制措施。”[12]

(二)印巴对峙

尽管印度不愿美国通过印巴关系的透镜看待自己,美国政要也表示不欲这样做,但印巴关系仍是美印打交道时无法回避的问题。200811月孟买袭击发生后,印巴和平进程中断。美国一方面希望印巴关系缓解,重回关系正常化轨道,另一方面同时与印巴两国保持密切的安全关系。同时,奥巴马对辛格明确表示,巴基斯坦依然是美国打击“基地”和塔利班的行动中无法替代的前线国家。印度则坚持巴基斯坦必须对针对印度的恐怖袭击承担责任,并不时责备美国在恐怖主义问题上对巴基斯坦推动不够。在20104月华盛顿47国国际核安全峰会期间,辛格拒绝了奥巴马要求印度无条件恢复与巴基斯坦的和平对话的要求,称孟买袭击的元凶依然逍遥法外,巴基斯坦缺乏打击恐怖主义的意志,美国如能在此事上督促巴基斯坦,印美关系将会更好。显然受辛格言论的影响,奥巴马随后在与巴总理吉拉尼的会谈中建议巴积极回应印度的主动姿态,称将孟买袭击的恐怖份子缉拿归案和厉行打击恐怖主义有助于改善南亚地区的安全形势。[13]

印度在寻求获得美国先进装备的同时,担心美国不断向巴提供先进军备和经济援助,相信巴正利用这些装备与援助来对付印度。美国从2002年至2008年期间已向巴提供87.9亿美元的公开军事援助,并据美国会2009924公布的研究报告,奥巴马政府已提议在2010财政年度内向巴基斯坦提供24.4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将比前一年度提高25.59%2009年度为19.8亿美元)[14]一说是比上年增加约45%(即26.2亿美元比18亿美元)[15]。美国会也已正式批准克里-卢加法案》,该法案规定今后5年内将对巴非军事援助提高三倍,达到每年15亿美元。

印度认为,美国在对巴援助的问题上并未充分考虑印度的安全感受,尤其是并未因巴基斯坦拖延调查孟买恐怖袭击案而减少对巴军售与军援数量。美对巴军事援助主要是以提高巴反恐能力的名义进行的,但印度相信军供实际帮助了巴强化针对印度的军事力量。例如巴基斯坦可动用这些国外军事援助基金及其他资金购买包括P-3C舰载机、舰炮、空对空导弹、反舰艇导弹、反潜护航舰在内的美国军备。美国国防部高官20094月在美众议院军备供给委员会作证时称,巴基斯坦将获得的大部分军备用于加强针对其他邻国尤其是印度的威慑能力,而不是用来“打击叛乱”。 [16]印度舆论甚至认为,美国对这一问题的政策将可能损害印美战略合作关系。

(三)美印核能合作与反扩散问题

自奥巴马入主白宫起,印度一直担心他会在核合作问题上倒退,或是迫使印度接受新的限制性条款。奥巴马、希拉里·克林顿虽在不同场合表示将推动印美民用核能合作,但印美在印度关切的具体实施问题上并无实质性进展。并且印度未消除对奥巴马反扩散立场将针对印度的担心。奥巴马200945在布拉格的演讲中,强调美国将推动全球无核化的进程。联合国安理会2009924一致通过的1887号决议也呼吁增强国际反扩散和全面禁止核试机制,并推动签署禁止生产裂变物质条约。在随后的匹茨堡20国峰会期间,辛格向媒体表示,美国政府已向印度正式保证,“该决议并不针对印度,并承诺将履行它对民用核协议的义务”。 [17]但确信无疑的是,面对奥巴马政府推动核军备控制和强化反扩散努力的政策导向,印度势必需要澄清对这些重大问题的立场。

从印美签署民用核协议并已被国际核机制认可来看,美国及国际社会可以说已承认印度是一个负责任的核国家,但印度对现有国际核机制的担忧并未因此而消除,对这些敏感问题明确表态将是对印度的严峻考验。显而易见,如果印度持消极或反对的立场,印美之间一直进行的核对话将遭遇严重挫折,印美战略伙伴关系也将受到影响。在辛格200911月访美期间,印美峰会并未就印美民用核能合作协议的实施步骤达成具体协议,印度对此感到失望。分析认为,该协议推迟实施是因奥巴马政府不愿向印度出售浓缩铀和核废料再处理技术,而且奥巴马深受美国内反对印美民用核合作的利益集团的影响,形成奥巴马政府对该问题的政策倾向。[18]此外,美国同意继续履行核合作义务将蕴含某些外交条件,如要求印度在遏止伊朗核发展、多哈回合谈判、气候变化等问题上与美国保持合作。[19]显而易见,印度并不愿简单接受这类代价。

(四)“中国因素”

毋庸置疑,中国是印美之间另一个心照不宣的问题。印度国内不少人相信中印两国在各自对美关系上存在零和博弈。一种观点认为,与印度相比,美国在处理热点地区危机、缓解全球经济危机等重大问题上更需中国的配合,因此奥巴马外交重中国轻印度的格局不可能发生更改。尽管奥巴马及美政府要员多次表示印度是崛起的大国和不可或缺的国际性角色,将与印度共同维护亚洲的和平与稳定,但仍不能完全消除印度因中美关系发展而被边缘化的担心。

对奥巴马访华,印度朝野和媒体的确有不少担心,如中国将要求美国施压印度签署国际核不扩散条约和全面禁核条约;美国可能会在中印边界问题上保持中立,并从印美战略合作的现有格局后退,甚至不惜以印度为代价突然转向中国。[20]况且奥巴马200911月访华在先,辛格12月访美在后,并且中美联合声明提及中国在南亚和平与稳定进程中的重要作用,因此印度舆论认为美国对外政策的倾斜对象是中国而非印度。[21]印度尤其对中美联合声明提出中美共同推动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感到强烈不满,认为这无异表明美国认可中国在南亚发挥积极影响的合法性,承认中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印度甚至有评论认为,奥巴马政府对印度重视不够是因为它讨好并有求于中国,为照顾中国的利益关切而抛弃了小布什由美、印、日、澳等国组成亚太“民主国家联盟”的构想,因此印度作为制衡中国的筹码的重要性业已降低。[22]这些现象似可表明,在可预期的将来,印度在寻求提升与美战略关系的同时,将密切关注中美关系的变化并持高度防范的态度。 

通过以上考察,可对奥巴马当政后的印美关系作出若干判断。首先,奥巴马政府执政后,对印关系似未列入美国的外交重点关注的范围,尤其是与此前的小布什政府相比,印美战略关系的热度有所降低。这与印度的期望有悖。在反扩散、恐怖主义、中美战略互动、地区安全尤其是脆弱的印巴关系等一系列问题上,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基调似为双边战略关系的前景布上疑云。甚至不乏推测印度对美国的战略份量已经下降。但另一方面,印美关系继续在多层面展开,尤其是继续保持战略接触,高层互访确认了双方的共识与共同利益,规划了新的合作领域,强调着眼长远发展双边战略关系。但从技术层次看,印美民用核能合作是否顺利实施,双方能否在防务、地区安全合作等方面取得具体进展,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印美关系的战略关系的走向。印美双方在国际反扩散、反恐、地区安全等问题上的互动也将影响印美关系的性质。从目前为止,奥巴马政府执政已逾一年,其外交政策的“中期微调”是否将重新定位印美关系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复杂影响,还需作进一步的观察。

 


*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印度崛起的影响与对策研究”(项目批准号:07JJDGJW257)阶段性成果。

**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研究员

[1] Chintamani Mahapatra, “Ups, Downs and Ups in Obama’s Approach towards India,” IDSA Comment, Feb. 5, 2010.

[2] Chintamani Mahapatra, “Ups, Downs and Ups in Obama’s Approach towards India,” IDSA Comment, Feb. 5, 2010.

[3] Sanjeev Kumar Shrivastav, “Contours of the India-United States Strategic Partnership,” IDSA Comment, Sept. 29, 2009.

[4] “Obama hails US-India ties amid talks with Singh,” People’s Daily Online, http://www.peopleforum.cn/viewthread.php?tid=4577&extra=page%3D1

[5] Shanthie Mariet D'Souza, “India-US Relations: The Need to Move Beyond Symbolism,” IDSA Comment, Dec. 3, 2009

[6] Swaran Singh, “Sino-US issues may crash India's Washington party,” Global Times, Nov. 29, 2009

[7] [The White House] “Fact Sheet: Advancing Global Security and Countering Terrorism,” News Release, http://www.whitehouse.gov/sites/default/files/Strategic_Security_Dialogue_Fact_Sheet.pdf

[8] 美国人大卫•赫德利利用身份之便协助恐怖组织策划、实施20081127针对印度孟买的恐怖袭击;侯赛因•拉纳系加拿大籍巴基斯坦人,策划并参与针对印度国内重要设施的恐怖袭击。两人200910月在美国被抓捕归案后,美印两方安全机构开展积极有效的合作,使案情取得重要突破。

[9] “Obama hails US-India ties amid talks with Singh,” People’s Daily Online,  http://www.peopleforum.cn/viewthread.php?tid=4577&extra=page%3D1.

[10] [The White House] “Fact Sheet: Advancing Global Security and Countering Terrorism,” News Release, http://www.whitehouse.gov/sites/default/files/Strategic_Security_Dialogue_Fact_Sheet.pdf.

[11] Subhash Kapila, “Afghanistan: United States ‘Af-Pak’ Policy Blueprint Strategically Analyzed,” SAAG Papers, No. 3129, Apr. 2, 2009.

[12] D. S. Rajan, “China: Xinjiang’s Wakhan Corridor as US base?” SAAG Paper No. 3579, Dec.31,2009.

[13] Chidanand Rajgahtta, “Obama pressed Pak on terror at India’s insistence,” The Times of India, Apr.13, 2010.

[14] Sanjeev Kumar Shrivastav, “Contours of the India-United States Strategic Partnership,” IDSA Comment, Sept. 29, 2009.

[15] Thomas Mathew, “Saving India-U.S. Partnership,” IDSA Comment, July 19, 2009.  

[16] Thomas Mathew, “Saving India-U.S. Partnership,” IDSA Comment, July 19, 2009.

[17] Chidanand Rajghatta. “Nuk deal safe, NPT resolution not aimed at India: US,” The Times of India, Sept. 27, 2009.

[18] B. Raman, “India & US: Haunting Past & Beckoning Future,” SAAG, Paper No. 3599, Jan. 10, 2010.

[19] Chidanand Rajghatta. “Nuk deal safe, NPT resolution not aimed at India: US,” The Times of India, Sept. 27, 2009.

[20] Saurav Jha, “India uneasy with Obama’s Chinese checkers,” http://www.upiasia.com/Politics/2009/11/17/india_uneasy_with_obamas_chinese_checkers/4395/.

[21] Shanthie Mariet D'Souza, “India-US Relations: The Need to Move Beyond Symbolism,” IDSA Comment, Dec. 3, 2009.

[22] B. Raman, “India & US: Haunting Past & Beckoning Future,” SAAG, Paper No. 3599, Jan. 10, 2010.

1   1   首页| 前页| 下页| 尾页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向上
 
欢迎您!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网站 版权所有(蜀ICP备06014239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九眼桥四川大学文科楼五楼
邮编:610064 电话:8628-85412638
电子邮件:nanyasuo@163.com 投稿邮箱:nystougao@163.com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天府星空    
技术支持:天府星空 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