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基地概况  |  科研队伍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研究生培养  |  基地简报  |  学术期刊  |  南亚文献资料库  |  办事指南  |  English  |
 
基地信息
南亚资讯
最新成果
研究生园地
公告栏
学者风采
 
 
 
7月12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从印度视角观察印度洋海上安全问题”
7月11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印度海洋战略及其对中印合作的影响"
讲座通知 尼泊尔与“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6月14日讲座通知2 “一带一路”:中国的能源合作倡议
6月14日讲座通知1 “一带一路”与中国世纪
讲座通知:尼泊尔驻华大使 “一带一路”:尼泊尔的前景展望
讲座通知 奥利博士 :变革之中的南亚地缘政治:印度在尼泊尔的影响及“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走廊背景下的新兴发展态势
 
 
 
 
 
论奥巴马政府的“阿富巴”战略困局 程瑞声
编辑:管理员 来源: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0-05-12 阅读:2328

 

论奥巴马政府的“阿富巴”战略困局 

程瑞声*

【内容提要】奥巴马在阿富汗战争问题上继承了布什的失误,将不具有连续性的恐怖主义和具有连续性的战争混为一谈,采取增兵阿富汗的方针,战争造成的死伤人数激增,美国已有半数以上的人反对这场战争。奥巴马又将战争扩大到巴基斯坦,遭到塔利班的疯狂报复,恐怖主义袭击遍及巴基斯坦各大城市,巴基斯坦形势恶化。在阿富汗启动和平进程,解决美国和北约撤军问题,成立联合政府,恢复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在巴基斯坦实现停战,是值得探索的出路。

【关键词】奥巴马,反恐战争,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平进程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41508201001 

奥巴马总统执政以来,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决定从伊拉克逐步撤军,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但是,对阿富汗战争,奥巴马政府却推行“阿富巴”战略,向阿富汗增派军队,要求巴基斯坦向塔利班发动进攻,战火从阿富汗进一步燃烧到巴基斯坦。

尽管美国不断加大在阿富汗战场上的投入,美军和北约联军死伤人数却激增,美国国内反战声浪高涨。据20098月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联合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已有51%的人认为阿富汗战争“不值得打”,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应向阿富汗派遣更多美军。[1] 阿富汗战场上的一些美国士兵说:“你在这里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活着离开,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浪费时间。”[2] 有的西方报刊将阿富汗战争称为“奥巴马的越南”,[3] 有的认为“北约在阿富汗陷入了比苏联当年更深的泥潭”。[4] 巴基斯坦向塔利班的进攻遭到塔利班的疯狂报复,包括陆军总部在内的多处地点遭到恐怖袭击,巴基斯坦全国为之震惊,巴战争的扩大并引起了大规模的难民潮。确实,奥巴马政府的“阿富巴”战略已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局。

一、“反恐战争”的误区

奥巴马的失误首先在于他对阿富汗战争的前因后果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思考,而在上台伊始就轻率地作出了增兵的决策。奥巴马认为,布什政府在阿富汗推翻塔利班政权后就转而攻打伊拉克是错误的决策,应该反其道而行之。也就是说,他认为美国打阿富汗战争是“正确”的,打伊拉克战争则是“错误”的,因此应摒弃“错误”,回归“正确”。然而回顾“9·11”后阿富汗战争的历史,人们不难看到,布什发动阿富汗战争本身就是“错误”的,而其后发动伊拉克战争只是“更错”而已。而奥巴马强化阿富汗战争,使布什原先发动这场战争的“错误”进一步发展成“更错”,从而陷入了严重的困境。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发动的第一场“反恐战争”。由于“9·11”事件给美国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引起美国人民的极大愤怒,世界各国也纷纷对美国表示深切同情,强烈谴责这一事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并授权可采取行动。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曾被不少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然而今天,当阿富汗战争已延续多年,回顾并研究一下当年布什的决策,可以看到,布什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很大的误区。

首先,布什在“9·11”后立即将这一事件定性为“战争”。他打电话给副总统切尼称:“我们已处于战争状态了。”当天他向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他的顾问们反复强调“这不仅仅是一次恐怖行动,也是对美国的宣战”,并向记录白宫日志的人员口授称,“今天发生了21世纪的珍珠港事件”。[5] 由于“9·11”事件造成的重大损失,如果布什把它作为“战争”进行宣传,也还讲得过去。但布什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宣传,而是将“9·11”事件的性质定为“战争”,作为决策的依据,自称为“战争总统”,就陷入了很大的误区。他忽视了以下客观事实:“恐怖袭击”和“战争”尽管就单一事件本身有相似之处,却是有根本区别的。区别在于:“恐怖袭击”尽管其发生的频率有多有少,总的看来,并不具有连续性,而“战争”无论其规模大小,都是具有连续性的。以布什所提到的珍珠港事件和“9·11”事件相比,“9·11”事件造成的损失确实不亚于珍珠港事件,而且由于发生在美国本土纽约,在某些方面甚至更严重。然而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珍珠港事件是太平洋战争的开始,经过一系列的重大战役,最后以日本无条件投降告终;而从“9·11”事件到现在已经8年,美国尽管曾多次发布过恐怖主义者可能袭击美国的警报,事实上却没有再次发生第二个“9·11”事件。究其原因:恐怖主义者能够动用的资源毕竟有限,搞成“9·11”事件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策划和筹备才成功的。在美国大力加强本土防御而世界各国也充分提供合作的情况下,恐怖主义者要想再次对美国发动像“9·11”事件那样的袭击,谈何容易。当然,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初期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是有一定收效的。然而随着这场战争的长期延续,它造成的损失早已大大超过了“9·11”事件本身。如果再加上伊拉克战争造成的损失,“9·11”事件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在布什决定发动阿富汗战争的关键时刻,他的某些头脑较为清醒的同僚曾提醒他发动战争将造成人员伤亡问题,然而情绪激动的布什根本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而结果如何呢?阿富汗战争造成的人员伤亡已成为迫使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场战争的清醒剂。

从美军和北约联军方面看,随着战争的延续和扩大,在阿富汗战场上的伤亡人数不断增加。应该说,在布什发动阿富汗战争的初期,出于对“9·11”事件的愤怒,美军和北约联军士兵在作战时还是有较高士气的。然而,在8年后的今天,随着时间的推移,“9·11”事件在美国人民特别是年青一代的记忆中已逐渐淡化。因此,当更多的美国青年士兵前往阿富汗战场时,他们在经过一段时间后自然会认为是“浪费时间”。战争中的伤亡更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障碍,自杀人数增加。胡德堡血案令世人震惊。至于其他北约国家到阿富汗作战的士兵,更是畏缩不前。200910月,西方媒体还报道了意大利在阿富汗驻军给塔利班贿赂换取“安全”的丑闻。而当恐怖主义者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时难于下手再度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时,到阿富汗战场作战的美军和北约联军却成了送上门的“目标”,对于恐怖主义者来说岂不快哉。目前在阿富汗的美军有6.7万人,北约联军有4万人,不断受到塔利班的袭击。当人们看到愈来愈多的美军和北约联军的年青士兵离乡背井,战死在阿富汗沙场,不能不扼腕叹息,对他们的处境十分同情和关切。然而,更为严重的是阿富汗平民的伤亡。美国为了减少自己士兵的伤亡,更多地采取狂轰滥炸的作战手段对付塔利班,结果塔利班虽也受到损失,但平民的伤亡更大,特别是出现了多次误炸。20098月英国媒体指出:“现在已有204名英国军人丧生,但跟那些被杀死的数以千计的阿富汗人相比,这简直就是在阿富汗实行现代的恐怖统治。”[6] 20081126,卡尔扎伊总统也愤怒地表示,他恨不得亲手击落滥炸阿富汗村庄的美军轰炸机。至于塔利班,尽管在战争中也有很大伤亡,但由于不少群众出于对美军狂轰滥炸的义愤而参加塔利班,塔利班人数却不断增加。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美国正在继续的这场战争造成了塔利班的壮大,美国的敌人就是美国自己。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奥巴马为了反恐而强化和扩大阿富汗战争是错误的决策,是他执政以来的一大败笔。在美国和西方国家,愈来愈多的有识之士已对此有所认识和反思。2009115,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发表文章指出,反恐战争的概念有“误导性,是个错误”。他说,整个战略导致了适得其反的结果,使各个不同组织找到了反对西方的共同理由,所造成的危害或许比带来的好处更多。[7] 英国《卫报》指出,北约现在进退两难,而认为与伊拉克不同,阿富汗是一场“正确战争”的想法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圈套;受到青睐的奥巴马“增兵”政策或许会有短期的进展,但无法取得长期效果。[8] 美国国内也正在展开一场大辩论。对于驻阿富汗美军最高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提出增兵4万人的建议,奥巴马迟迟不能作出决定,到2009121,才宣布到明年上半年将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 同时又宣布驻阿美军将在20117月开始撤出, 表明了他进退两难的处境。对奥巴马这一决定, 多数美国人都表示反对, 美国政府领导层也存在严重分歧, 看来能扭转局势的可能性不大。[9]

二、复杂的地理人文环境

如上所述,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无论在阿富汗,在伊拉克,或在任何其他国家,从长远看,都是注定要失败的。而阿富汗复杂的地理和人文环境只是使发动“反恐战争”的美国和北约的失误更加尖锐地凸显在国际社会面前。

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面积65万多平方公里,山地和高原占全国面积的五分之四,可以称之为“山之国”。这种地理情况很适合塔利班展开游击战,而对美国和北约联军使用现代化的武器和军事装备作战却很不利。从8年来阿富汗战争的历程看,初期塔利班同美军和北约联军打正规战,一打就败。而当塔利班进入山区打游击战后,就如鱼得水,愈战愈强。据估计,目前塔利班的活动地区约占阿富汗全国面积的70%。阿富汗人口约3000多万人,其民族结构又有其特点,即没有一个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民族。主要民族有二:一为普什图族,约占人口的40%;二为塔吉克族,约占人口的25%;其他有哈扎拉族、乌兹别克族等。普什图族性格强悍、善战。从历史上看,公元前4世纪,希腊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的东征所向披靡,然而就在进抵南亚次大陆西北部地区时受到包括普什图族在内的各部落民族的抵抗,而不得不中止,亚历山大大帝不久病故。从19世纪至20世纪初,英国曾三次发动侵阿战争,都未能使阿屈服,阿富汗保持了独立。特别是在英国第一次侵阿战争中,英国全军覆没,最后只剩下一名医生逃亡生还。1979-8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在阿兵力达10多万人,死亡1.5万人,负伤3.5万人,耗资400亿美元,最后不得不撤出。塔利班由普什图族组成。2001年美军进入阿富汗后,主要依靠由塔吉克族组成的北方联盟,很快推翻了塔利班政权,但由此使美军和北约联军同普什图族处于对立状态。这也是塔利班能不断扩大自己队伍的重要原因之一。从宗教方面看,阿富汗的伊斯兰教徒占人口的98%。美军和北约联军则多数为基督教徒。因此,塔利班不仅能在本土招募士兵,而且受到来自其他伊斯兰国家不少极端主义分子的支援。阿富汗从历史上看,又是一个缺少中央权威的国家,各地的部落首领是其所在地区的实际统治者。苏联军队撤出后,很快出现军阀混战的局面。塔利班取得政权后,情况有所好转。随着塔利班被推翻,各地军阀又重新崛起。在经济上,阿富汗的贫穷程度位居世界第四,失业率高达40%。文化也非常落后,文盲率高达70%

在上述十分复杂的形势下,美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西方式的议会民主移植到阿富汗,成立了以卡尔扎伊为首的政府。卡尔扎伊执政以来,废除了塔利班执政时的各种极端政策,获取了国际社会的大量援助,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初期是相当得人心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卡尔扎伊政府的严重缺陷也逐渐暴露。西方式的议会民主在阿富汗确实有些“水土不服”。无论在政权内部或议会内部,都充斥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军阀,使卡尔扎伊的政令难于贯彻。从政权建设看,阿富汗政府的军警数量并不少,军队有5.8万人,警察有8.2万人,[10] 但战斗力很弱,打不过塔利班,而且在一定程度上遭塔利班渗透,使美军和北约联军难以从阿富汗脱身。政府的腐败日趋严重,国际社会提供的援助有很大部分都被各级官员贪污掉。2009年举行的第二届阿富汗总统选举更出现了严重的舞弊现象。这一切都引发广大群众的强烈不满,给塔利班在政治上拉拢群众以可乘之机。综观阿富汗形势的方方面面,对于美国和北约来说,阿富汗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陷阱”,而且有愈陷愈深的趋势。

三、巴基斯坦形势的恶化

巴基斯坦是阿富汗的重要邻国,人口1亿5千万人,帕坦族(即普什图族)是巴基斯坦的第三大民族(占人口11%),聚居在同阿富汗相邻的边境地带。在塔利班崛起的过程中,巴基斯坦对塔利班给了大力的支持,并成为塔利班取得政权后承认该政权的极少数国家之一。正因为如此,布什在发动阿富汗战争时,对当时执政的穆沙拉夫施以高压,要求他断绝同塔利班的关系,协助美国开展“反恐战争”。从巴基斯坦的最高民族利益出发,穆沙拉夫不得不同意美国的要求,断绝同塔利班的关系,并在配合美国反恐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如抓捕了一些“基地”组织骨干分子等。但是,穆沙拉夫在配合美国反恐时又采取了十分谨慎的态度。从穆沙拉夫的公开讲话看,他强调反恐必须解决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问题,单靠军事手段难以收效。同时,他也清醒地看到,巴基斯坦人口的95%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极端主义在巴基斯坦有较深厚的基础,宗教学校林立。随着阿富汗战争的延续,巴基斯坦群众的反美情绪高涨。因此,穆沙拉夫对美国的“反恐战争”是有所保留的。随着阿富汗的塔利班重新崛起,美国对穆沙拉夫的不满日增。2007年,在美国的压力和撮合下,穆沙拉夫不得不同意同贝·布托为首的人民党合作。然而,贝·布托回国后,于同年1227遇刺身亡。2008年,巴基斯坦政局持续动荡。穆沙拉夫在重压之下辞职,扎尔达里成为新一届总统。

奥巴马早在竞选时就主张美军在必要时可进入巴基斯坦境内作战,巴各界对此反应强烈。他上台后,在强化阿富汗战争的同时,又进一步把战争扩大到巴基斯坦,把阿巴两个战场连成一片,即所谓“阿富巴”战略。200956,奥巴马、卡尔扎伊和扎尔达里在华盛顿举行了美巴阿三国首脑会晤,同意为打击塔利班进行“前所未有的合作”。从此,战火从阿富汗蔓延到了巴基斯坦。由于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巴基斯坦经济一度处于崩溃边缘。美国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承诺除军援外,将向巴基斯坦提供大量经援,5年内共75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巴政府和军队别无选择,只能按美国的要求,向巴边境地区的塔利班发动进攻。从20095月起,巴基斯坦首先向塔利班盘踞的斯瓦特地区发动进攻。在攻占该地后,200910月,巴军又出动数万人,向塔利班的老巢南瓦济里斯坦展开大规模地面清剿行动。巴军方称,这次战斗为决定国家生死存亡的“战争之母”,将持续两个月,并誓言彻底铲除塔利班武装。面对巴军的大举进攻,巴基斯坦塔利班进行了疯狂报复,在伊斯兰堡、拉瓦尔品第、白沙瓦、拉合尔等主要城市进行了一连串恐怖袭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巴群众一片恐慌,人人自危。与此同时,由于巴军的进攻而逃离家园的难民已有20万。一般估计,巴军使用强大兵力,有可能攻占南瓦济里斯坦,但塔利班将化整为零,潜伏山区,过一段时间又将卷土重来。实际上,从2004年以来,巴军已在南瓦济里斯坦发起过3次攻势,每次都被迫撤退,塔利班更加无法无天。这样,阿富汗战争那种边打边拖的局面可能在巴基斯坦重现。由于巴基斯坦战略地位重要,又是核武器国家,战争的后果将会更加严重。

四、和平进程是出路

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和北约在阿富汗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但无论增兵多少,要想打赢这场战争是很难的;而如果撤军,等于承认自己的失败,担心恐怖主义会更加嚣张。另一方面,由于塔利班的极端政策和恐怖主义不得人心,塔利班又不太可能打正规战,塔利班也很难重新在阿富汗掌握中央政权。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启动和平进程,恢复阿富汗的和平和稳定,促进其经济和社会发展,是值得研究的。一些国家的政界人士也在进行探索。初步看来,和平进程需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美国和北约撤军问题

为形势所迫,美国在研究增兵的同时,也在考虑“从阿富汗退出战略”。20091112,白宫新闻秘书罗伯特·吉布斯对记者说:“我们不仅要充分研究怎样把人派往那里,也要充分研究怎样把他们撤走,这很重要。”[11] 看来,由联合国安理会作出决定,以伊斯兰国家维和部队代替在阿富汗的美军和北约联军是一个较为现实可行的办法,也能为塔利班所接受。据报道,200812月,塔利班首领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已通过沙特国王阿卜杜拉提出了解决阿富汗冲突的“七点计划”,其中一点是为所有外国军队撤退制定一份时间表,并在阿富汗能够建立多数人拥护的政府之前,引入伊斯兰国家维和部队以确保平稳过渡。沙特国王已向美方作了通报。[12]

(二)成立联合政府

在塔利班宣布放弃其极端政策和恐怖主义的前提下,在阿富汗民选政府的基础上,适当吸收一些塔利班领导人参政,组成联合政府。有关国家可参照过去的做法,必要时召开国际会议,进行调停和协助。奥马尔的上述“七点计划”也同意与阿富汗现政权“分享权力”,并要求把塔利班武装人员纳入阿武装部队,并给予他们特赦。 2009715,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欢迎任何同基地组织断绝关系、放下武器的支持塔利班的人。[13]

(三)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和文化建设

    有关各国应切实履行对阿富汗承诺的援助,使资金尽快到位,大力进行经济和文化建设,使阿富汗能逐步摆脱贫困和落后。

(四)巴基斯坦实现停战

在阿富汗恢复和平的同时,巴基斯坦政府和巴基斯坦塔利班进行和谈,实行停战。

(五)发挥地区性组织的作用

上海合作组织和南亚合作联盟等地区性组织可配合联合国发挥作用。 

总的来看,和平进程符合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人民的要求,也符合美国和北约的利益,是国际社会应该大力推动的。

 

 

 

 



*中国前驻印度、缅甸大使,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讲座教授,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高级访问学者

[1] 《华盛顿邮报》网站,2009820

[2] [西班牙]《世界报》,200952,记者莫妮卡·贝尔纳韦。

[3] []《新闻周刊》,200929,作者约翰·巴里,埃文·托马斯。

[4] []《卫报》,2009214,作者乔纳森·斯蒂尔。

[5] 鲍勃·伍德沃德:《布什的战争》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9页、33页、34页、41

[6] []《卫报》网站,2009817

[7] []《卫报》网站,2009115

[8] []《卫报》,2009214,作者乔纳森·斯蒂尔。

[9] []《卫报》,2009214,作者乔纳森·斯蒂尔。

[10] 朱永彪:《9·11之后的阿富汗》,新华出版社,第71

[11] []《洛杉矶时报》,20091113

[12] 新美国媒体网站,20081219

[13] 法新社,2009718

1   1   首页| 前页| 下页| 尾页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向上
 
欢迎您!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网站 版权所有(蜀ICP备06014239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九眼桥四川大学文科楼五楼
邮编:610064 电话:8628-85412638
电子邮件:nanyasuo@163.com 投稿邮箱:nystougao@163.com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天府星空    
技术支持:天府星空 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