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基地概况  |  科研队伍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研究生培养  |  基地简报  |  学术期刊  |  南亚文献资料库  |  办事指南  |  English  |
 
基地信息
南亚资讯
最新成果
研究生园地
公告栏
学者风采
 
 
 
7月12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从印度视角观察印度洋海上安全问题”
7月11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印度海洋战略及其对中印合作的影响"
讲座通知 尼泊尔与“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6月14日讲座通知2 “一带一路”:中国的能源合作倡议
6月14日讲座通知1 “一带一路”与中国世纪
讲座通知:尼泊尔驻华大使 “一带一路”:尼泊尔的前景展望
讲座通知 奥利博士 :变革之中的南亚地缘政治:印度在尼泊尔的影响及“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走廊背景下的新兴发展态势
 
 
 
 
 
北部重镇失守 凸显阿富汗政府困境
编辑:管理员 来源:半月谈网 发布时间:2015-11-13 阅读:240

9月28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宣布占领北部重镇昆都士市。10月1日,阿富汗内政部表示,政府军在驻阿美军的空中掩护下重夺昆都士控制权。随后,双方在该地区交火不断,直至10月13日塔利班才宣布撤退。

昆都士市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以北250公里,是北部省份昆都士省的首府,也是阿富汗第五大城市。作为2001年以来塔利班首次攻占的重要城市,昆都士内部淤积多重矛盾与危机,其失守有一定必然性,同时也反映出塔利班武装的一些新策略,以及阿富汗政府面临的内外考验。

多重因素致昆都士失守

阿富汗的政治问题多与民族问题相互交杂,昆都士也不例外,甚至更为突出。据阿富汗专业机构统计,普什图族约占昆都士省总人口的34%,乌兹别克族约占27%,塔吉克族占23%。普什图族虽占相对多数,但多于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迁徙而来,素与其他种族不睦。昆都士省政府、警方及军方基本由塔吉克族和乌兹别克族把控,处于弱势的普什图族人常与当地政府发生冲突。而塔利班武装则多由普什图人组成,昆都士内部的民族矛盾给予其可乘之机。

昆都士地形易攻难守,近年来多次遭塔利班武装攻击。2014年9月和2015年4月,塔利班曾发动两次大规模袭击,其后与政府军逐渐形成拉锯战。据悉,阿富汗政府数月前就计划向昆都士增派军力,但由于内部扯皮不断推迟。9月28日,塔利班对昆都士发动攻击,驻该市的政府官员即各自逃散,甚至有传言称昆都士省省长穆罕默德·萨菲一度逃往欧洲。两天后总统加尼即宣布解除其职务,本已脆弱的政府形象又遭严重损害。



阿富汗政府军的战斗力也遭受质疑。今年初,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全面接手国内防务,前7个月就有4300多名安全部队成员丧生,8000多人受伤,伤亡总人数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6%。

安全部队名义上有35万人,但构成较为复杂。由于阿富汗失业率高,很多士兵参军仅为领取薪水养家糊口,其国家意识、责任意识、战斗素养尚达不到职业军人的标准。据了解,驻守昆都士省的安全部队成员至少有7000人,昆都士市内及周围约有1600人,主要由“地方警察部队”组成。“地方警察部队”由美军在2010年左右倡议组建,初衷是为解决地方治安问题,但由于其鱼龙混杂,战斗力偏弱,所以塔利班能以500人左右的力量以少胜多。而在夺回昆都士的过程中,阿富汗政府主要依靠国家安全部队中战斗力较强的“特种部队”。

塔利班武装调整策略

当前,种种迹象表明,塔利班武装在调整自己的战术策略。

第一个迹象是,塔利班从传统的南部地区向北部扩张,对首都喀布尔形成前后夹击之势。由于历史和民族等原因,塔利班一直活跃在坎大哈、楠格哈尔等普什图人聚居的南部和东部省份,地理上更为靠近巴基斯坦。今年以来,该武装组织向北部与塔吉克斯坦交界地区扩张的趋势愈加明显。除昆都士外,塔利班还在巴达赫尚、巴格兰、塔哈尔、朱兹詹、法里亚布等北部省份频频发动攻势,并同时加大了在加兹尼、查布尔、赫尔曼德等南部省份的攻击力度。

第二个迹象是在继续自杀式袭击的同时开始攻占城镇。9月28日以来,塔利班已在巴达赫尚、巴格兰、昆都士、塔哈尔和法拉等五个省攻占了10个左右的行政区。据统计,阿富汗全国34个省下辖的398个行政区中,目前已有超过70个被塔利班完全控制或部分控制。与此同时,塔利班并未放弃其传统的自杀式袭击手段,而且攻击的目标更为具体。

第三,塔利班对和谈的态度仍不明朗。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今年7月7日开始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举行首次公开对话,7月底奥马尔死讯曝出后,第二轮和谈被迫推迟。在9月下旬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塔利班新领导人曼苏尔强调,和谈的前提是“外国部队撤出阿富汗”。有分析人士指出,曼苏尔此番急于攻城略地,正是为了提升在未来和谈中的话语权。而阿富汗政府则坚持塔利班停火在先,总统加尼在昆都士事变后罕见指责塔利班为恐怖分子,与以往称呼该组织为“兄弟”或“政治对手”的表态明显不同,这令本已搁浅的和谈与和解进程再度蒙上阴影。

加尼政府面临内外严峻考验

阿富汗多名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中央政府面对内外矛盾交织,对全国大局的控制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从某种意义上讲,“不是塔利班太强,而是政府太弱”。

昆都士被塔利班攻占的次日,便是加尼宣誓就职阿富汗总统一周年的日子。去年加尼与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在美国斡旋下达成“分权协议”,国防部、财政部、国家安全局等划归加尼,外交部、内政部等则由阿卜杜拉把持。上任伊始,加尼曾公开表示,将在“四个星期”内完成组阁,但由于政府内部派系分歧及理念差异,加尼不得不一再推迟组阁期限。至今,负责防范和打击塔利班等反政府武装的国防部长一职仍然空缺。阿卜杜拉则谋求在2016年升格为“总理”,这也是过去14年阿富汗从未有过的情况。

前总统卡尔扎伊的退而不休,也是阿富汗政坛热议的话题。卡尔扎伊在政府及议会中依然有较大影响力,频频在全国各重要场合发表讲话,风头有时甚至盖过现任领导人。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卫报》报道,卡尔扎伊设法削减加尼政府的势力,甚至密谋使其垮台。其后,为自证清白,卡尔扎伊专门会见加尼,公开表达对现任政府的充分支持。

在经济层面,阿富汗政府面临的局面更加严峻。2003年后,阿富汗国内经济经历了10年“低水平的高增长”,增长率一度高达10%。但2014年以来,经济发展几乎停滞不前,大批外国部队和国际机构的撤出,以及国际援助的减少,让严重依赖外援的阿富汗经济雪上加霜,增长率骤降至1%左右。为此,政府大幅提高营业税和个人税收,一度遭到中小业主和普通民众的抗议。与经济低迷相伴的是失业率居高不下,据阿富汗中央统计局近期发布的数据,2015年失业率已达40%,比去年同期上升15%。很多没有工作的年轻人选择偷渡欧洲,或干脆加入反政府武装组织。

在安全层面,一方面有塔利班攻势猛烈,一方面有“伊斯兰国”虎视眈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阿富汗渐呈坐大之势,不但在全国范围内招募武装人员,而且已在楠格哈尔省与政府军发生交火。随着俄罗斯对叙利亚采取措施,或有更多“伊斯兰国”成员转移到阿富汗。美军驻阿最高长官约翰·坎贝尔10月初表示,阿富汗军队在作战能力和情报共享机制等方面存在不足,“伊斯兰国”的活动也使得当地安全局势更加复杂。

为此,美国政府不得不再次调整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奥巴马10月15日宣布,将在2016年后在阿富汗驻留5500名美军士兵。按照此前计划,驻阿美军2016年底将由目前的9800人减至约1000人。对于奥巴马放缓撤军的决定,加尼与阿卜杜拉表示欢迎,但卡尔扎伊公开反对,并指责美国在阿驻军14年不但未能根除恐怖主义,反而让安全局势更糟。部分阿富汗政治分析专家也对此持悲观态度,认为现有驻军根本解决不了实质问题,更有人指出,如果美国的“方子”再不灵,加尼有可能会转向俄罗斯寻求帮助。(半月谈驻喀布尔记者 冯之磊)

1   1   首页| 前页| 下页| 尾页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向上
 
欢迎您!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网站 版权所有(蜀ICP备06014239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九眼桥四川大学文科楼五楼
邮编:610064 电话:8628-85412638
电子邮件:nanyasuo@163.com 投稿邮箱:nystougao@163.com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天府星空    
技术支持:天府星空 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