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基地概况  |  科研队伍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研究生培养  |  基地简报  |  学术期刊  |  南亚文献资料库  |  办事指南  |  English  |
 
基地信息
南亚资讯
最新成果
研究生园地
公告栏
学者风采
 
 
 
7月12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从印度视角观察印度洋海上安全问题”
7月11日讲座通知 库拉纳博士:“印度海洋战略及其对中印合作的影响"
讲座通知 尼泊尔与“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6月14日讲座通知2 “一带一路”:中国的能源合作倡议
6月14日讲座通知1 “一带一路”与中国世纪
讲座通知:尼泊尔驻华大使 “一带一路”:尼泊尔的前景展望
讲座通知 奥利博士 :变革之中的南亚地缘政治:印度在尼泊尔的影响及“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走廊背景下的新兴发展态势
 
 
 
 
 
巴特拉伊内阁对发展新时期中尼关系的影响 李涛 刘秧 唐田
编辑:管理员 来源:《南亚研究季刊》2011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1-11-25 阅读:3287
 

巴特拉伊内阁对发展新时期中尼关系的影响

李涛*

[内容提要] 随着尼联共(毛)二号人物巴特拉伊当选为尼泊尔共和国第四任总理,尼内政外交方针都将经历相应的调整。而新成立的巴特拉伊内阁对内面临着破碎的政党板块和僵持的和平进程,对外面临着平衡印度制约性影响的外交调整。本文将以尼泊尔国内政治格局和以中美印三国为主角的地缘政治博弈为背景,就巴特拉伊新内阁对发展新时期中尼关系的影响予以论述。

[关键词] 尼泊尔;巴特拉伊;和平进程;特莱-马德西;中尼关系

 

一、巴特拉伊新内阁与尼泊尔国内政治格局

2011828,尼联共(毛)二号人物、副主席巴布拉姆·巴特拉伊(Baburam Bhattarai)在制宪会议举行的总理选举中以340票的简单多数胜出,[1]当选三年来尼泊尔的第四任总理,尼共(毛)也因此得以在23个月之后再次执政。在这次选举中,巴特拉伊获得了所有特莱-马德西阵营的支持,特别是在制宪会议中拥有65个席位的由五个党派组成的马德西联合民主阵线(UDMF)的支持。截止915,经过三次扩充,虽然没有完成预定的全部27名内阁部长的任命,巴特拉伊组成了有21名主要由尼联共(毛)和马德西联合民主阵线(UDMF)成员组成的内阁。[2]

同之前三任总理一样,巴特拉伊面临着在破碎的国内政治板块格局基础上完成和平进程和制定宪法草案两个棘手的政治问题,以及由于政局不稳所导致的政府低效、腐败和经济低迷的政务问题。因此,巴特拉伊在获选当晚便对媒体表示,其内阁将优先关注四个方面的工作,即争取各党派支持,在45日内基本完成和平进程;推出各方协商一致的宪法草案;提高政府工作效率、改善政府形象,以及进行经济、社会改革。[3]但是,摆在巴特拉伊面前的首先就是尼泊尔国内的政治乱局,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就是政党板块的破碎,党派众多且分化组合频繁,党中有派;其次是无宪政意识,契约精神不强,议会政治沦落为党争;最后就是无妥协意识,将集团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将个人利益置于政党利益之上。

尼泊尔国内政治格局的这种现状在以下两个问题上有充分体现:

⒈三年四届内阁——从普拉昌达到巴特拉伊

现如今,尼泊尔制宪会议的594个席位被2个独立派议员和25个政党瓜分,[4]即便是议会最大政党的尼共(毛)也仅拥有不足半数的236个席位。在这25个政党中,即包括尼联共(毛)、尼泊尔大会党这样的意识形态政党,也有包括整个特莱-马德西阵营各党派、低种姓土著党(Dalit Janajati Party)这样的地区-民族利益集团。而且,主要由于个人/派别利益之争,各政党及政党间分化组合严重,最近的由A·K·贾阿(Anil Kumar Jha)领导的联邦亲善党(FSP)从尼泊尔亲善党(NSP)分裂出来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NSP的党主席R·马哈托(Rajendra Mahato)对个人职务利益过分追求。[5]因此,各政党内部都存在派别之争也就足为奇了。制宪会议的这种政党格局是尼泊尔国内破碎的社会板块和各个政党纷繁复杂的价值取向的真实反映。而且,由于不成熟的政党政治和契约精神的缺乏,政府被街头运动和议会政治范畴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所绑架。因此,三年来尼泊尔总理历经四次更迭,且巴特拉伊之前的三届内阁大多无所作为。

第一任总理——尼共(毛)——普拉昌达(2008815-200954日,分别为获选日期和宣布辞职日期,下同):普拉昌达在获得制宪会议第三大党尼共(联)和第四大党马迪西人民权利论坛(MJP以及其他16个小党派的支持下而当选,但9个月后就不得不因解除保守的鲁克曼古德·卡特瓦尔将军参谋长的职务的决定得不到总统亚达夫(本无“宪法权力”的总统亚达夫“否决”了普拉昌达对卡特瓦尔的解职命令,足可见其宪政精神之缺乏)和尼共(联)的支持而辞职;第二任总理——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马达夫·库马尔·内帕尔2009523-2010630日):在尼联共(毛)抵制的情况下,作为唯一候选人的内帕尔于2009523日当选,但是,尼共(毛)的非暴力不合作和街头群众运动不得不使其在一年后的630日宣布辞职;第三任总理——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贾拉·纳特·卡纳尔(201123-814日):在内帕尔宣布辞职7个月后,在通过议员们不准投弃权票的选举新规则后的第17轮的投票中,卡纳尔当选为共和国第三任总理。仅仅6个月后,卡纳尔便因制宪会议迟迟不能就和平进程和制定新宪法达成一致宣布辞职。同其前三任一样,巴特拉伊也只能够组建一个简单多数的内阁,因为尼泊尔大会党和尼共(联)明确拒绝了巴特拉伊的橄榄枝。尼泊尔国内政局的这种循环往复的挫折和不确定性必将导致内外政策连贯性的缺失。

⒉尼联共(毛)和马德西联合民主阵线(UDMF)间的“四点协议”

导致尼泊尔政局如此纷繁的原因除了政党林立和派系复杂以及外来势力干扰(详见下文)等因素外,和平进程——主要涉及驻扎在联合国驻尼特派团(UNMIN)监督下的28个营地中的19,602名毛派战斗人员的整编和安置——始终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而且,除尼泊尔国防军和尼联共(毛)武装外,尼泊尔还存在另一支武装,那就是特莱-马德西阵营的约一万名武装人员,而且,特莱-马德西问题因其浓重的印度因素而更加敏感和危险,因为这一问题威胁到了尼泊尔的国家认同感。[6]同时,特莱-马德西阵营分化严重,仅制宪会议中就有包括UDMF五个党派在内的10个特莱-马德西政党,其主要诉求就是一个特莱-马德西自治区的建立、印地语的官方地位和马德西武装人员的整编等问题。[7]

828上午,在制宪会议举行总理选举前夕,为了换取UDMF的支持,普拉昌达同UDMF领导人签署了“四点协议”,协议主要就和平进程问题达成了内部共识,其主要精神包括:其一,UDMF应将其军队纳入特别委员会的命令和控制之下,并与以巴特拉伊领导的军队整编特别委员会 (AISC)分享所有有关其战斗人员的详细资料,最终将一万名马德西武装以一个独立的单元整编入尼泊尔国防军中;其二,尼联共(毛)应毫不拖延地将毛派武装置于特别委员会的控制之下并同委员会分享有关毛派战斗人员的所有详细资料。[8][9]

针对这一“和平协议”,尼联共()副主席基兰(Mohan Baidya-Kiran)要求废除这一“反国家”(anti-national)协议,因为这会导致尼泊尔的“锡金化”(Sikkimisation)。[10]同时,持这一观点的还有同属强硬的基兰派的尼联共(毛)秘书长R. B. 塔帕(Ram Bahadur Thapa)和尼联共(毛)常委D. 古隆(Dev Gurung)。91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古隆甚至表示“将特莱武装人员编入军队是印度的阴谋”,[11][第二天,古隆又明确表示,“在党表示修改四点协议的意愿之前……他所属的基兰派不会也无法加入政府。基兰派甚至将尼联共(毛)内部在该问题上的争议升级到了意识形态的高度,921日,该派在加德满都举行了党的领导人和各级干部的大规模聚会,探讨党的领导人的“意识形态问题”和拯救党的革命性。超过150名代表,包括75个地区的党委书记,基兰、秘书长Ram Bahadur Thapa、常委Dev Gurung在聚会上发表了激烈的演讲。.[12]与此同时,尼泊尔大会党(NC)也明确表示反对“四点协议”,该党在830日举行的会议认定这个“意在夺取权力的协议”无益于和平进程及宪法草案起草。[13]

可见,在有关军队整编和安置问题上,各党各派都无妥协的意愿与空间。事实上,在尼泊尔国内政治秩序不明朗和政党利益纷争的情况下,除尼共(毛)的几乎任何一个政党都不愿看到完全听命于尼共(毛)的一支“党军”的存在,更遑论将其合法化。而无论是尼联共(毛)还是特莱-马德西阵营,都不能或无法在这一关乎其话语权之根本的问题上做出实质性让步。因此,在这一涉及国家政治的核心问题解决前,宪法草案的起草等进程都将无从谈起(2011829日,制宪会议第三次延期),而这一问题注定将会长期持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持续的强有力的政府不可能在短期内出现在尼泊尔,就如同巴特拉伊在制宪会议的总理选举投票前的讲话那样,“很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够形成一个一致的政府……是要走出和平与宪法的困境还是重回冲突?”。[14]不过,“不能够形成一个一致的政府”已成既定事实,要走出和平与宪法的困境比较艰难,但重回冲突并非伪命题。不过,重归内战似无可能,因为尼泊尔内政国际化是一个长期以来就存在的事实。

  

二、巴特拉伊缓解内政外交困局的必然选择——中国

由于所处地缘位置的敏感性,小国尼泊尔却长期在冷战格局和冷战后的地缘政治博弈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对于中、印、美三角关系来说。尼泊尔所处地缘位置的敏感性主要体现在中印两国间围绕由中国西藏所延伸出来的一系列问题间的分歧与对峙、尼泊尔在“西藏问题”中的重要地位,以及美国围堵、遏制中国的野心等政治问题上。由此,美国确立了“深入南亚”的战略决策,试图联合印度共同围堵中国,遏制中国的发展和稳定。美国试图通过舆论上炒作“西藏问题”和军事上联合包围中国的手段来达到这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在这一“战略规划”中,尼泊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此,在整体局势惯性极强而尼泊尔动量又太小的情况下,尼泊尔内政外交化和外交内政化就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这一点在尼印关系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因此,在推进其四大优先目标的过程中,巴特拉伊必须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就如同其在参加第66届联合国大会时所说的那样,“我们需要为后冲突国家的重建提出一个‘新马歇尔计划’……象征性的支持是不够的”。[15][15]但是,在追求国际红利的过程中,尼泊尔的国家主权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特别就尼印和尼美关系范畴来说。

⒈尼泊尔内政外交化和外交内政化的“最突出表现”——尼印的“特殊关系”

尼泊尔国土被印度“三面包围”,两国间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在就业(常年在印度工作和生活的尼泊尔人高达600多万)和婚姻方面长期往来密切。因此,印度首任总统拉金德拉·普拉萨德就认为“印度与尼泊尔间的关系是一种超越肉体的精神关系”。[16]同时,鉴于尼泊尔所处的地缘政治环境,尼泊尔不仅是印度眼中的国家安全的北部屏障,也是印度打西藏牌时的一只闲棋冷子,时不时借打压尼泊尔向中国“表示不满”。更进一步的是,曾公开宣称在尼泊尔有“特殊利益”并在两国关系中践行“尼赫鲁主义”的印度在尼泊尔的社会、经济和政治领域有着深深的渗透和控制。因此,在尼印关系中尼泊尔外交内政化的特征最为明显。

与此同时,经济基础薄弱的尼泊尔形成了对印度的高度依赖,而且这种依赖关系必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存在。加之尼泊尔国内的达数百万的印度移民的价值取向以及因印度对尼泊尔媒体的渗透所产生的舆论影响,印度因素是尼泊尔国内各政治力量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因此,即便是最激进的普拉昌达也不得不考虑到印度的关切,这是其将首访目的地选为中国却籍口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原因,也是其在访印期间(2008515日)表达“发展与印度的关系‘至关重要’……‘尼中关系无法与之比较’”这一观点的原因。[17]在这种情况下,尼泊尔内政外交化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比如,2009511日,当因无宪法权利的亚达夫总统否决内阁的解除陆军参谋长职务的决定而宣布辞职后,普拉昌达说:“我们正在为一个文官至上体制而努力,但新德里的立场直接或间接地予以掣肘……与文官至上不相符的是,印度支持了总统超越宪法的行为和陆军参谋长。” [18]但是,即便是声称“同印度政府之间存在信任危机”,[19]普拉昌达还是“希望通过与印度高级别官员的交流和讨论加以解决”。[20]

可见,尼泊尔内政问题严重受制于尼印间特殊关系的影响。这也是为何在毛派的巴特拉伊当选后印度舆论会有诸如“巴特拉伊‘不好控制’”和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这样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喧嚣了。[21]

⒉美国的肆意干涉:尼泊尔寻求“第三邻国”的负面效应

因此,为了平衡尼印间特殊关系的负面影响并寻求更多的支持,尼泊尔同时也有寻找“第三邻国”来平衡印度的冲动,这也是巴特拉伊借第66届联大将首访国选为美国的原因,而其在921日晚同美国总统奥巴马所谈论的问题正是和平进程。而尼泊尔的这种心态与美国介入尼泊尔的心意一拍即合。因此,即便尼共(毛)一直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但在当其向议会政治转向后也对其采取了实用主义的态度,在巴特拉伊当选后的第二天,美国驻尼泊尔大使立即表态欢迎。[22]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美国影响的介入在一定程度上对平衡印度对尼泊尔的过度是有效的,总体上是符合尼泊尔国家利益的。但是,在从美国那里得到大量经济和军事援助的同时,尼泊尔的这一寻求“第三邻国”的努力的负面效应也一直如影随形,那就是不得不时常面对美国对纯属尼泊尔内政的尼涉藏问题的干涉。

尼泊尔同中国西藏毗连,除了北部地区有大量传统藏人聚居区外还生活有两万多名流亡藏人。长期以来,一直坚持一个中国的尼泊尔政府对纯属中国内政的所谓“西藏问题”保持中立[23],对境内流亡藏人同达赖集团间的联系一直保持警惕。特别是新时期以来,尼泊尔历届内阁均对“西藏问题”对中国政府做出过承诺,且对在尼流亡藏人的反华活动的管制愈发强硬。尼泊尔的这种态度不仅仅是对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尊重,更是对自身国家主权和国家认同的维护。但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华势力却常常在意识形态领域拿尼泊尔政府的诸如“遣返偷渡藏人”、“禁止流亡藏人示威”以及“没收流亡藏人投票箱”等纯属尼内政的问题对尼泊尔政府大加鞭挞。

而且,在寻求美国积极因素的过程中,巴特拉伊还面临一个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虽然巴特拉伊本人被从恐怖主义的黑名单上剔除——尼联共(毛)依然被美国认为是恐怖组织。并且,根据美国政府92日发表的声明所说,“……尼泊尔毛派需要做更多……我们仍在一些领域存有疑虑,因此在把毛主义从恐怖主义名单上除去前,我们的疑虑需要得以消除”。[24]然而,是何忧虑、如何消除忧虑及怎样才算消除忧虑则完全由美国说了算,这就给美国进一步的干涉尼泊尔的内政提供了借口。

正如近日访问尼泊尔的印度高级记者在Anand Swaroop Verma接受尼泊尔邮报的采访时所说的那样,“(虽然)印度精英和媒体把巴特拉伊描述成毛派阵营中一个印度的密切朋友……同普拉昌达来自同一个政党的巴特拉伊是不会追着印度音乐跳舞的”。[25]916日,巴特拉伊内阁副总理兼外交部长N. 什雷斯塔(Narayankaji Shrestha)在接受安纳普纳每日邮报(Annapurna Post daily)的采访时称,“(尼泊尔)外交政策的出发点必须建立在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的基础上……最为迫切的就是加强同我们的两个邻国间的关系,在国家利益至上的基础上,尼泊尔的外交准则就是联合国宪章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如何在保持同中印两个邻国间的等距离外交从而使得尼泊尔能够获得实质性利益是一个关键问题,而维护国家主权是问题的核心”。

因此,一贯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同尼泊尔长期保持着传统友好关系的中国必将成为巴特拉伊政府寻求解决其内政外交困局的必然选择。首先,就经济领域来说,拥有尼泊尔迫切需求的资金和技术的中国有大量提供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技术和资金援助的能力和意愿。在尼泊尔试图通过发展经济缓解国内矛盾并摆脱对印度的经济依赖和政治依附关系的过程中,中国有着巨大的发挥空间。其次,就政治方面来讲,无论是尼泊尔在“西藏问题”上的重要影响还是中国在尼泊尔追求更完整主权的努力过程中的影响都需要中尼两国在新时期进一步提升双边关系。与此同时,中尼双边关系的改善不仅将惠及中尼两国,而且将对增强中印互信、瓦解美国对“西藏问题”的干涉等领域都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如同尼泊尔资深学者马丹·雷格米在其《双边关系的力量》一书中所说:“尼泊尔与高速发展的中国西部之间的融合将有助于提升本国的形象,提高本国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26]

 

三、结语:紧抓巴特拉伊内阁内外关切,积极发展新时期中尼关系

在尼泊尔2008528日的政体变革后,中尼关系便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期。在这一时期,同国内的政治格局一样,尼泊尔的对外政治、经济路线也有着巨大的变革冲动。鉴于地缘政治地位的重要性和周边国际局势的敏感性,尼泊尔国内的这种内政外交路线的变革冲动必将对区域内地缘政治、经济格局产生巨大的影响。同之前三任总理一样,巴特拉伊面临着在破碎的国内政治板块格局的基础上完成和平进程和制定宪法草案两个棘手的国内问题,以及在保持同印度间特殊关系的同时谋求更多政治和经济自主性的外交挑战。而在这一进程中,中国应该发挥一个强大邻邦应有的作用。

829,温家宝总理在致巴特拉伊电祝贺中称,“建交半个多世纪以来,不管国际风云和国内局势如何变化,两国关系始终健康顺利发展……中国政府和人民珍视中尼友好,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与发展中尼关系。希望双方共同努力,不断深化中尼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推动中尼世代友好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长期、稳定发展”。[27]总理的贺电不仅概括了中尼两国间友好的历史,更提出了以战略眼光和长远角度发展中尼间世代长期睦邻友好的倡议。有鉴于此,我国应该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紧抓巴特拉伊内阁的内政外交关切,有所作为,积极发展新时期中尼关系。

正如上文所说,发展经济是巴特拉伊内阁首要关注的四个问题之一,而且是最具现实性的问题。并且,振兴国内经济有利于尼泊尔国内的和解进程。正如巴特拉伊在参加第66届联合国大会在之后的记者见面时所说的那样,“(尼泊尔)需要能够帮助消除贫困、维持和平的更多的金融投资……贫困的大海之中的繁荣的岛屿,是不可持续的”。[28]所以,在整体局势惯性极强而变量又太小的情况下,巴特拉伊求经济之同存政治之异的策略的极为现实的。因此,巴特拉伊内阁推出的第一个可具操作性的国内政策就是“紧急救济包2068”的经济救济措施。[29]

实体经济不发达的尼泊尔一直高度重视外贸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且早在上世纪末就确立了将尼泊尔打造为中印之间的“转口经济体”(Transit Economy)的战略,[30]尝试扮演中印间乃至中国同南盟国家间贸易枢纽的角色。正如巴特拉伊在914日参加于加德满都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南亚友好组织论坛时所说的那样,“中国和八个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国家中的五个相邻,因此,中国对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的参与是不可或缺的……尼泊尔希望在这两个历史悠久的地区之间充当一个充满活力的桥梁,而不是仅仅扮演一个传统的缓冲区”。[31][31]而中国提出的建设南亚贸易陆路大通道战略和建设吉隆跨境经济合作区的战略目标正切合了巴特拉伊的这种和“转口经济”构想和“桥梁理论”。但是,鉴于中印间的政治关系和边境贸易现状,在中尼间良好的边境贸易基础上首先加强双边贸易往来具有较强的现实性。这不仅可以改善西藏地区的经济和安全环境,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尼泊尔国内政局的对抗性,还可以大大增强尼泊尔国家经济主权的独立性,而这正合尼泊尔的政治诉求。

最后,在充分应对尼泊尔内政外交领域的各种挑战下,我国政府应充分利用发展新时期中尼关系中的有利因素并积极发掘潜在因素,在长期的经济付出和社会交流基础上获得政治回报,从而将新时期的中尼关系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而且,中国因素的长期介入将进一步促进尼印间“特殊关系”逐步改善、健康发展。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必须要加强中尼两国社会间的交流,特别是包括政党、媒体、智库以及政府非政府社会团体间的交流以增进两国人民间的密切联系;必须要扩大两国技术人员和学生间的交流以增进感情;必须要加强两国间政党交流和学习以增强互信;必须要加强中尼两国间的贸易往来并在政策上予以倾斜,以便更好的发展两国经济和解决两国间贸易不平衡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我国必须要加强对尼泊尔的资金和技术援助,特别是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水资源资源开发领域的资金和技术援助,从而增强尼泊尔的经济自主性。总之,在提升新时期中尼关系的过程中,我国政府不仅要韬光养晦更要有所作为,因为这不仅有利于尼泊尔的主权完整性和国计民生,更关乎我国地缘政治环境的改善和西藏地区的长治久安。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研究员。

[1][①]  THIRA L BHUSAL, “Baburam Bhattarai new PM”, http://myrepublica.com/portal/index.php?action=news_details&news_id=35304

[2][②]  Cabinet expanded, September 15th, 2011, http://www.nepalitimes.com/blogs/thebrief/2011/09/15/cabinet-expanded-2/

[3][③]  Dr. Baburam Bhattarai Elected as Prime Minister of Nepal, September 1, 2011 , http://theworkersdreadnought.wordpress.com/2011/09/01/dr-baburam-bhattarai-elected-as-prime-minister-of-nepal/#comments

[4][④]  在总共601个席位中,七个席位空缺:三个议员被资格取消,一个议员辞职,还有三个议员辞世,参见http://theworkersdreadnought.wordpress.com/2011/09/01/dr-baburam-bhattarai-elected-as-prime-minister-of-nepal/#comments

[5][⑤]  Nepal: Disintegration Of Madhesi Parties – Analysis, Buddhi Man Tamang, August 10, 2011, http://www.eurasiareview.com/10082011-nepal-disintegration-of-madhesi-parties-analysis/

[6][⑥]  Bishnu Pathak, Nepal-India Relations: Open Secret Diplomacy, http://www.transnational-perspectives.org/transnational/articles/article492.pdf

[7][⑦]  同时,在特莱地区,还有着作为地区少数民族的塔鲁族(Tharu)的民族利益诉求。近期,UDMF6个塔鲁族组织达成了在特莱-马德西地区建立一个自治的塔莱省(Tharuhat-Madhes)的共识。见Leaders of Madhes Tharu agree on key issues, GANI ANSARI, 22 September 2011, http://www.aspect.org.np/news.php?id=520

[8][⑧]  Maoists, Madhesis ink four-point deal, KATHMANDU, Aug 29, http://myrepublica.com/portal/index.php?action=news_details&news_id=35296

[9][⑨]  Govt, Maoists sign 4-point accord,KIRAN CHAPAGAIN,KATHMANDU, Sept 13, http://archives.myrepublica.com/portal/index.php?action=news_details&news_id=23282

[10][⑩]  Ministers dismiss Baidya's move, September 29, 2011, http://www.ekantipur.com/2011/09/29/top-story/ministers-dismiss-baidyas-move/341556.html

[11][11]  Nepal Maoists-Madhesi Front four point pact for serving Indian interests: Gurung, September 30, 2011, http://www.telegraphnepal.com/headline/2011-09-16/nepal-maoists-madhesi-front-four-point-pact-for-serving-indian-interests:-gurung

[12][12]  Gupta defends four-point deal, KATHMANDU, Sept 22, http://www.myrepublica.com/portal/index.php? action=news_details&news_id=36369

[13][13]  NC takes exception to Maoist-Madhesi pact,  30 August 2011, http://www.nepalnews.com/home/index.php/news/2/12813-nc-takes-exception-to-maoist-madhesi-pact.html

[14][14]  Nepal elects Maoist PM Baburam Bhattarai, August 28th, 2011http://www.bbctime.com/nepal-elects-maoist-pm-baburam-bhattarai.php

[15][15]  PM Bhattarai returns, September 25th, 2011, http://www.nepalitimes.com/blogs/thebrief/2011/09/25/pm-bhattarai-returns/

[16][16]  DR. S. S. Bindra, India and Her Neighbors: A Study of Political,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lations and Interactions  New Delhi Deep & Deep Publications, 1984, p. 248.

[17][17] 张松:普拉昌达访印解释亲华政策 被批向印度投降20080917http://www.dahe.cn/xwzx/gj/t20080917_1387129.htm

[18][18]  Siddharth Varadarajan Delhi missed chance to resolve Nepal crisis May 11, 2009http://www.hin du.com/2009/05/11/stories/2009051155040100.htm

[19][19]  Trust Deficit Between India, Nepal: Prachanda May 11, 2009 http://news.outlookindia.com/ item.aspx?659702

[20][20]  PM had urged high-level Indian envoy to settle army chief row May 11, 2009http://www.myrepublica. com/portal/index.php?action=news_details&news_id=4896

[21][21]  Nepal PM Bhattarai has India’s full support: Indian unwanted guests, October 1, 2011, http://www.telegraphnepal. com/headline/2011-09-06/nepal-pm-bhattarai-has-indias-full-support:-indian-unwanted-guests.html

[22][22]  US congratulates Bhattarai, wishes for successful tenure, August 29th, 2011 http://www.nepalmountainnews.com/cms/?p=37041

[23][23]  即便是在王国时期也是如此,至于臭名昭著的由美国武装起来的四水六岗卫教军所活跃的尼泊尔的所谓木斯唐王国也在1972年中美关系改善后的两年后被剿灭,维护了尼泊尔国家主权的完整性。

[24][24]  U.S. keeps Nepal Maoists on their anti-terrorist blacklist September 2, 2011 http://southasiarev.wordpress.com/2011/09/02/u-s-keeps-nepal-maoists-on-their-anti-terrorist-blacklist/

[25][25]  India always fears Nepal may go closer to China: Verma, September 30, 2011, http://www.telegraphnepal.com/five-questions/2011-09-14/india-always-fears-nepal-may-go-closer-to-china:-verma

[26][26]  []马丹·雷格米:《双边关系的力量》, 载乌彭德拉·高坦主编:《尼泊尔与中国的关系:迈向新的融合》,第154页。

[27][27]  温家宝总理电贺巴特拉伊就任尼泊尔总理,20110829http://www.gov.cn/ldhd/ 2011-08/29/content_1935942.htm

[28][28]  PM Bhattarai returns, September 25th, 2011, http://www.nepalitimes.com/blogs/thebrief/2011/09/25/pm-bhattarai-returns/

[29][29]  What’s in relief package of Baburam Bhattarai’s government?, SEPTEMBER 9, 2011, http://nepaliblogger.com/news/relief-package-of-baburam-bhattarai-government/3394/

[30][30]  Bhattarai, Dilli Prasad, Making Nepal a transit point, The Kathmandu Post, 2/5/2005Lamsal and Gautam, Nepal in Transit, New Business Age, September 2005.

[31][31]  China’s involvement in SAARC inevitable: PM Bhattarai,  14 September 2011, http://www.nepalnews.com/home/index.php/news/2/13147-chinas-involvement-in-saarc-inevitable-pm-bhattarai.html

1   1   首页| 前页| 下页| 尾页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向上
 
欢迎您!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网站 版权所有(蜀ICP备06014239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九眼桥四川大学文科楼五楼
邮编:610064 电话:8628-85412638
电子邮件:nanyasuo@163.com 投稿邮箱:nystougao@163.com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天府星空    
技术支持:天府星空 成都网站建设